•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三大復興 > 社會主義復興

        《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怎樣預見了蘇聯的解體?

        作者:馬志遠 發布時間:2018-10-05 15:38:0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讀《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筆記之一

          真正科學的革命理論的意義,不僅在于它本身揭示了人類社會運動、變化、發展的規律,使人們能夠借此察古知今,還在于它使人們能夠登高望遠,能夠站在今天展望和預見未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就是這樣一種真正科學的革命理論,上世紀七十年代中國的一批理論家就是這樣一個真正掌握了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科學真理的群體。這個理論家群體在毛主席逝世前后寫成的《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上海1976年9月版),雖然由于政治風云的急劇變幻,不免顯得成書倉促,但是,他們在書中根據馬列主義毛澤東思想的基本原理,仍然相當完整地闡述了社會主義社會經濟發展的一般規律和一般原則,尤其令人深感驚訝的是,他們從這些一般規律和原則出發,預見到了當時世界上的超級大國蘇聯的解體。

          1976年9月上海版《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沒有具體的作者署名,使今天的我們無法準確地知道此書的作者是誰、有誰,只能借助序言后面的一個集體署名——“《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編寫小組”,來推斷這個“編寫小組”應該是集合了一批優秀的理論家。

          《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第五章第三節的結尾部分有一段寫道:“蘇修社會帝國主義為了對外侵略擴張,對內鎮壓人民,瘋狂推行希特勒的‘要大炮不要黃油’的政策,加速國民經濟軍事化。為此,它必然要橫征暴斂,通過增加農民稅負和提高工業品價格等途徑,對蘇聯農民進行殘酷地剝奪。蘇修夢想在剝奪農民、剝奪全體勞動人民的基礎上建立起一個新的稱霸世界的帝國。這樣做的結果現在已經很明顯了:工業和農業的分離,使城鄉對立也日益加劇,使包括廣大農民在內的蘇聯人民的反抗日益增強。這種現象,預示著蘇修社會帝國主義制度就要解體了。”

          上面這段引文的重點當然不是使用“瘋狂”、“殘酷”、“橫征暴斂”等貶義詞評價蘇修集團的國民經濟軍事化政策,而在于以蘇聯為反面教材進一步論述了一個政治經濟學的重要原理——社會主義條件下工業和農業如何結合的問題。

          工業和農業的結合,不是人類社會前進到社會主義階段才出現的新問題,而是一個自從人類的社會勞動開始起就有的老問題,只是在不同的社會條件之下,工農業結合的方式不同。

          早在人類社會的原始公社時期,為農業制造生產工具的手工業與農業是緊密地結合在一起的,作為從屬于農業的副業形式而存在。手工業和農業的這種結合是一種直接的結合。到了原始公社末期,隨著生產力水平的提高、私有制的出現,發生了第二次社會大分工,手工業從農業中分離出來,它與農業的結合就變成了以貨幣為媒介彼此交換勞動的間接結合。

          手工業與農業分離之后,經歷了奴隸制、封建制兩個社會形態的漫長過程。在這兩個社會形態中,由于農業人就是個體農業,手工業也還是個體手工業,兩者之間的結合在很大程度仍然保留了直接結合的痕跡。然而到了資本主義時代,當以機器生產為代表的大工業取代工場手工業和家庭個體手工業之后,工業和農業之間的直接結合就徹底消失了。馬克思、恩格斯在《共產黨宣言》里寫道:“封建的農業和工場手工業組織,一句話,封建的所有制關系,就不再適應已經發展的生產力了。這種關系已經在阻礙生產而不是促進生產了。它變成了束縛生產的桎梏。它必須被炸毀,它已經被炸毀了。”

          在資本主義條件下,工業與農業的結合不再具有任何直接的形式,而是變成了“迂回曲折、眼花繚亂”的貨幣交換形式。在這樣的情況下,工業資產階級利用工業相對于農業的優勢地位抬高工業品價格,造成了工農業產品價格上的“剪刀差”,借以掠奪農業,“資產階級使農村屈服于城市的統治。”于是,工業與農業的關系有封建時代的分離狀態發展到尖銳對立的狀態。這就是資本主義制度下工業與農業的結合。

          社會主義制度建立后,實現了全國范圍內的生產資料公有制,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就能夠以此為基礎對工農業生產進行有計劃的調節,逐步實現工業與農業的新的直接的結合,“把農業和工業結合起來,促使城鄉對立逐步消滅。”(見《共產黨宣言》)蘇聯在列寧和斯大林時期正是這樣做的,一方面完成了社會主義國家的工業化,一方面建立集體農莊,實現了農業集體化,把工農業生產都納入到國家計劃當中來,促進了工農業生產的快速發展。新中國成立以后,也是在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的基礎上,完成了國家工業化和農業集體化,并運用國家統一的經濟計劃正確地處理了農業、輕工業、重工業的比例關系,使得工業和農業互相支持、互相促進,把兩者直接地、緊密地結合起來。與此同時,新中國工農業的結合,還采取了有人民公社創辦社隊工業的形式,這是一種“圍繞農業辦工業,辦好工業促農業”的新型的工農業的直接結合。

          社會主義制度下的工農業結合,不僅僅是工業生產與農業生產在經濟上的結合,它還涉及到工業和農業、城市與鄉村的關系是相互分離、相互對立還是相互支持、相互促進的問題,它們之間的差別是逐步擴大還是逐步縮小以至于最后消滅的問題,究其實質是工人階級和農民階級這兩大階級能不能形成鞏固的聯盟的問題。進而言之,工農業如果能夠逐步實現直接的結合,工業與農業的差別、城市和鄉村的差別就會逐步縮小,工農聯盟就會逐步得到加強,社會主義的政權就會更加鞏固;反之,工農差別、城鄉差別就會進一步擴大,工農聯盟就會逐步削弱,社會主義政權就會瓦解。這是一條顛撲不破的馬克思主義真理,是一條不可抗拒的客觀規律。因此,工農業結合問題,對于社會主義國家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政治問題。

          但是,斯大林之后的蘇共領導人赫魯曉夫、勃列日涅夫之流相繼背叛了這條馬克思列寧主義路線。

          工農業如何結合是以生產資料所有制為經濟前提的,私有制條件下的工農業結合是通過貨幣交換進行的間接的迂回曲折的結合,公有制條件下的工農業結合是直接的結合。赫魯曉夫修正主義集團破壞蘇聯已經建立起來的工農業的直接結合,恰恰就從破壞蘇聯的生產資料公有制開始。赫魯曉夫上臺后,于1957年提出要把“贏利和生產基金利用情況”作為“計劃和考核企業、建設單位的重要指標”。1961年在蘇共二十二大上又把“提高利潤和贏利的意義”當作“黨的綱領性要求”提出來。赫魯曉夫之后的勃列日涅夫聲稱要“廣泛實行經濟改革”,建立“新經濟體制”,在企業中推行“完全經濟核算制”。所謂“完全經濟核算制”,就是在“減少上級組織為企業規定的計劃指標”、“擴大企業經營主動性和獨立自主性”、“企業財務活動的最重要的總結性指標是利潤和贏利率”的名義之下允許企業自由經營。于是,蘇聯的工業企業獲得了自行其是的權利,紛紛把追求利潤作為生產目標,生產什么有利就生產什么,利大大干、利小小干、無利不干。農業機械等農業生產所需要的生產資料利潤較低,蘇聯的企業就減少了這些生產資料的生產。同時,這些企業還可以自主決定產品價格,因而舊社會遺留下來的工農業產品價格“剪刀差”不僅沒有遏制,相反進一步擴大。畸高的工業品價格當然是對農民的一種剝削。蘇聯的工農業生產的結合由此從比較直接的結合逐步走向對立,工農聯盟不可避免地走向瓦解。就在1976年9月這部《社會主義政治經濟學》出版之后的第15年,莫斯科克里姆林宮上空的蘇聯國旗黯然飄落,曾經稱霸世界的超級大國蘇聯就這樣土崩瓦解了。

          就在今年國慶前夕,有位著名的法學家在北京大學發表演講,在講到蘇聯、東歐劇變時說:“蘇聯共產黨為什么垮臺?原因在于從1936年開始,斯大林破壞法治,斯大林要人治不要法治。”“鐵托是南斯拉夫的英雄,鐵托犯的最大的錯誤就是要人治不要法治,最后的結果呢?就是鐵托沒了,南斯拉夫也沒了。現在世界上已經沒有南斯拉夫這個國家了,南斯拉夫一分為三。”這種說法把蘇共垮臺、蘇聯和東歐原社會主義國家解體歸因于“要人治不要法治”、“破壞法治”,歸因于上層建筑領域的法律制度問題,顯然是一種唯心主義的認識,而不是唯物主義的認識;而且,這位著名法學家還把造成蘇共垮臺的責任栽贓到斯大林頭上,說斯大林從1936年就開始破壞法治,造成了蘇共的最終垮臺,這簡直是信口開河,太有失一位學者應有的嚴肅風范了。

          早在1963—1964年中共中央發表的“九評蘇共中央的公開信”里面對于蘇聯、南斯拉夫出現的修正主義及其將要造成的災難性后果,已有透徹的分析和深刻的洞見。《關于赫魯曉夫的假共產主義及其在世界歷史上的教訓》(即“九評”)在列舉了大量來自蘇聯報刊的“蘇聯的全民所有制企業中,……一些工廠領導人和他們的一伙,利用職權,動用國營工廠的設備和材料,設立‘地下車間’,進行私人生產,私賣私分,大發橫財”、“有些集體農莊的領導人和他們的一伙,為所欲為地貪污盜竊,投機倒把,肆意揮霍,剝削莊員”的事例后,寫道:“這些蛻化變質分子所把持的工廠,名義上是社會主義企業,實際上已經變成他們發財致富的資本主義企業。他們同工人的關系,變成了剝削與被剝削、壓迫與被壓迫的關系。” “這些農莊領導人所把持的農莊,實際上變成了他們的私產。他們把社會主義集體經濟變成為新的富農經濟。”“人們看到,在南斯拉夫,鐵托集團雖然還打著“社會主義”的旗號,但是,自從他們走上修正主義道路以后,逐步地形成了一個與南斯拉夫人民對立的官僚資產階級,使南斯拉夫從一個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變成官僚資產階級專政的國家,使南斯拉夫社會主義公有經濟變成國家資本主義。現在,人們又看到,赫魯曉夫集團正在走上鐵托集團已經走過的道路。赫魯曉夫向貝爾格萊德朝圣,一再說要學習鐵托集團的經驗,并且宣布,他同鐵托集團‘屬于同一個思想,以同一個理論為指南’,這是毫不奇怪的。” “由于赫魯曉夫的修正主義,偉大的蘇聯人民用血汗創立的世界上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正面臨著空前嚴重的資本主義復辟的危險。”1991年前后,蘇聯和南斯拉夫等原東歐社會主義國家相繼解體,不正是赫魯曉夫和鐵托之流背叛馬克思主義、推行修正主義路線,發展私有化,培育出一個新的資產階級,造成了他們與勞動人民的尖銳對立的必然結果嗎?一句話,不是資本主義復辟的必然結果嗎?

          關于工農業結合問題,毛主席早在1965年5月就有關一段深刻的論述:“我為什么把包產到戶看得那么嚴重,中國是個農業大國,農村所有制的基礎如果一變,我國以集體經濟為服務對象的工業基礎就會動搖,工業產品賣給誰嘛!工業公有制有天也會變,兩極分化快得很,帝國主義從存在的第一天起,就對中國這個大市場弱肉強食,今天他們在各個領域更是有優勢,內外一夾攻,到時候我們共產黨怎么保護老百姓的利益,保護工人、農民的利益?怎么保護和發展自己民族的工商業,加強國防?中國是個大國、窮國、帝國主義會讓中國真正富強嗎?那別人靠什么耀武揚威?仰人鼻息,我們這個國就不安穩了。”(見馬社香《前奏:毛澤東1965年重上井岡山》,這是毛主席1965年5月在離開井岡山時與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的談話)毛主席這段話深刻地闡述了工業和農業的關系,指出工業和農業的關系不僅僅是個經濟問題,而且還是一個關系到中國這樣一個農業大國中的工人與農民的關系即工農聯盟、關系到共產黨能不能保護工人和農民的根本利益、關系到能不能抵御帝國主義侵略的國家安危的重大政治問題。毛主席這段論述雖然是針對當時中國國內出現的甚囂塵上的包產到戶的錯誤言論和做法說的,但是其中闡述的工農業相互關系、工農業結合的原理也適用于蘇聯,適用于一切社會主義國家。能夠理解和遵循毛主席闡述的這個原理,就能促進社會主義工農業生產和整個國民經濟的健康發展,懷疑和違背這個原理,就會走向資本主義復辟,勞動人民的根本利益就無法保障,以階級矛盾為核心內容的各種矛盾和沖突就會發生并變得日益激烈,工農聯盟就會瓦解,國家就會分裂;在國際上就會仰人鼻息,帝國主義的威脅、制裁甚至侵略就會卷土重來。

          已經滅亡的蘇聯和南斯拉夫不正是為我們提供了這樣一個前車之鑒嗎?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