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政策動向

        江宇:總書記為何強調理直氣壯發展國有企業

        作者:江宇 發布時間:2018-09-29 08:22:11 來源:共和國經濟史 字體:   |    |  

          求是網2015年7月21日刊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江宇文章,分析“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力挺國企“, 文章指出國有企業是中國啟動現代化進程的關鍵力量。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的結合是中國特有的制度優勢。國企存在的問題并不是公有制帶來的,不能把國企妖魔化、意識形態化。增強制度自信,讓國企浴火重生。

        江宇:總書記為何強調理直氣壯發展國有企業

          新華社北京2015年7月4日電 全國國有企業改革座談會4日在京召開。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作出重要指示強調,國有企業是壯大國家綜合實力、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必須理直氣壯做強做優做大,不斷增強活力、影響力、抗風險能力,實現國有資產保值增值。要堅定不移深化國有企業改革,著力創新體制機制,加快建立現代企業制度,發揮國有企業各類人才積極性、主動性、創造性,激發各類要素活力。要按照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的發展理念的要求,推進結構調整、創新發展、布局優化,使國有企業在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發揮帶動作用。要加強監管,堅決防止國有資產流失。要堅持黨要管黨、從嚴治黨,加強和改進黨對國有企業的領導,充分發揮黨組織的政治核心作用。各級黨委和政府要牢記搞好國有企業、發展壯大國有經濟的重大責任,加強對國有企業改革的組織領導,盡快在國有企業改革重要領域和關鍵環節取得新成效。

          【解讀】

          求是網2015年7月21日刊登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副研究員江宇文章,分析“習近平總書記為何力挺國企“,文章指出國有企業是中國啟動現代化進程的關鍵力量。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的結合是中國特有的制度優勢。國企存在的問題并不是公有制帶來的,不能把國企妖魔化、意識形態化。增強制度自信,讓國企浴火重生。

          全文轉載如下:

          習近平總書記在吉林考察時指出,“國有企業是推進現代化、保障人民共同利益的重要力量,要堅持國有企業在國家發展中的重要地位不動搖,堅持把國有企業搞好、把國有企業做大做強做優不動搖”。“推進國有企業改革,要有利于國有資本保值增值,有利于提高國有經濟競爭力,有利于放大國有資本功能”。

          黨的十八大以來,習總書記多次旗幟鮮明地就堅持公有制主體地位、做大做強國企、加強黨對國企的領導做出指示。其實,早在2009年建國六十周年時,習近平同志就強調:“旗幟問題是黨和國家工作的首要問題,也是國有企業的首要問題。”“國有企業的發展和進步,必須同國家和民族的命運緊緊聯系在一起。”“國有企業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重要支柱,是我們黨執政的重要基礎,也是貫徹和實踐黨的基本理論的重要陣地。”

          在國有企業改革的關鍵時刻,各種主張層出不窮。黨中央主要領導對國企改革的道路和方向做出這樣的宣示,是十分必要的。

          對于中國要不要辦國有企業、要不要做大做強國有企業,還存在各種模糊的、錯誤的、缺乏自信的、虛無主義的、照搬書本的、言必稱希臘的觀點。實際上,無論從歷史還是現實來看,中國實行公有制為主體,并非僅僅出于意識形態,而是具有充分經濟理性的選擇。這是歷史的必然,是現實的必然,也是走向未來的必然。

          國有企業是中國啟動現代化進程的關鍵力量

          中國的現代化,本質上是要解決在一個資本、技術、市場、人才都匱乏的農業大國,如何在全球經濟體系已經形成的情況下實現“突圍”,打破大國壟斷,實現工業化,并不斷實現產業升級的問題。這一過程關鍵要回答兩個問題:一是如何集中有限資源到關鍵工業部門。歐美等國家,是通過向海外殖民等辦法,在農業生產率沒有明顯提高的情況下,解決工業化資源來源,但后來的國家已經沒有條件走這條路,只能主要依靠國內積累。二是如何處理同發達國家的關系。中國等發展中國家啟動工業化時,由西方大國主導的世界體系已經建立,如果只是被動地融入這一體系,就必須接受大國安排的全球分工。東亞四小龍這樣做是劃算的。但對我們這樣的大國,如果沒有獨立的工業體系,僅僅充當大國主導的國際經濟體系的一環,那么就連基本的國家安全都難以保證,更無法實現現代化。

          鴉片戰爭以來,清朝和國民黨政府也曾希望推進工業化,當時我國也具備了一些現代工業要素,但就是因為沒有處理好這兩個問題,導致現代化進程中斷。從外部看,舊中國走的是依附型工業化道路,希望依靠外國投資、技術和人才實現工業化,結果導致資源、交通、軍工等關鍵經濟部門過度依賴外國,不僅沒有獲得發展成果,而且養虎貽患,危害國家獨立和安全。國民政府就曾以低價出賣寶貴的鎢、錫等有色金屬資源,換取軍工設備。從內部看,我國脆弱的小農經濟僅能滿足糊口,一旦工業部門從農村汲取大量資源,就導致土地兼并、農民破產,工業化進程半途而廢。建國前,我國工業產值不到GDP的20%,而且絕大部分是簡單輕工業,仍是典型的農業國,不具備實現現代化的基本前提。

          沒有強大而獨立的工業體系,是中國積貧積弱的經濟根源。所以,不僅是中國共產黨,當時很多有識之士也都提出建立國有經濟、集中力量實現工業化的設想,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就提出發展國有資本、實行計劃經濟建設的思路,但只有中國共產黨將這些設想變為了現實。新中國成立后,我國建立了以公有制、計劃經濟、重工業優先發展為特征的工業體系,盡管這一體系有這樣那樣的問題,但是卻使中國從依附型走向獨立自主,為啟動中國現代化進程奠定了基礎。

          一是建立了獨立完整的工業體系。我國依托國有經濟,集中資源建設了機械、冶金、有色金屬、石油、電力、交通、化工、航空航天等工業部門,擁有了“兩彈一星”等國之重器,實現了石油自給,為輕工業充分發展提供了機械設備和原料,為農業提供了機械、化肥等要素。

          二是維護了國家安全和獨立自主。當蘇聯試圖當“老子黨”、干涉我國內政時,受到我國堅決抵制,如果當時我們沒有重工業基礎,沒有“兩彈一星”,就不可能有這個底氣。美國70年代接受“一個中國”原則同我國建交,也是同我們實現工業化、開展了三線建設分不開的,這是國有經濟的歷史貢獻。

          三是通過大規模協作推動技術創新。依托國有企業全國一盤棋、統一指揮的制度優勢,組織大規模集體協作,“干中學、學中干”、“干部、工人、技術人員三結合”等具有中國特色的制度,推進技術創新,科技成果迅速普及到全國。

          四是提供了基本的社會保障。在消費資源有限的情況下,國企承擔了大量社會保障的職責,保障了職工家屬上學、就醫、住房等基本需求,降低了不安全感、穩定了職工隊伍,使得集中資源搞工業化成為可能。

          五是形成了具有中國特色的企業文化。如大慶油田形成的“三老四嚴”鐵人精神,鞍鋼形成的“干部參加勞動,工人參加管理,改革不合理的規章制度,工人群眾、領導干部和技術員三結合”的鞍鋼憲法,已經成為中華民族精神的組成部分,也為現代化提供了強大的精神激勵資源。

          回顧歷史可見,新中國建立和發展國有經濟,并不是照搬書本理論,也不僅是學習蘇聯,而是發展的客觀條件和任務所決定的,是總結一百多年慘痛歷史教訓而得出的結論,是歷史的選擇。不能把當年建立國有經濟和后來發展民營經濟對立起來。當年依托國有經濟建立了工業體系、積累了物質基礎,培養了一支產業工人大軍,維護了國家安全,都為民營經濟發展創造了條件。如果沒有強大的國有企業,民營經濟也不可能發展起來,解放前的事實已經證明了這一點。發展多種所有制不能走到另一個極端,否定國有經濟的地位和作用。

          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的結合是中國特有的制度優勢

          改革開放后,國有企業已經同市場經濟相結合。把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結合起來,既發揮市場在資源配置中的決定性作用,又發揮公有制的優勢,彌補市場失靈。這一時期,我國保持了經濟社會長期穩定發展,成功應對了重大自然災害、國際金融危機等多種挑戰,國有企業以新的形式發揮著推動經濟發展、維護社會穩定、保障國家安全的中流砥柱作用。

          國企在戰略性領域提高競爭力,占據產業制高點。我國在航天、高鐵、智能電網等領域開展自主創新,走在國際前列,中央企業帶動了產業集群,在走出去過程中發揮了主干引領者作用。2012年,中國國有企業占世界500強企業資產總額比重上升到14.8%,其中非金融類上升到4.6%。中國國有企業資產總額與美日歐企業的相對差距從1996年的25.5倍、38.3倍、43.2倍下降到1.7倍、1.1倍和3倍。這將帶動中國引領的新一代經濟、金融全球化,與19世紀的英國和20世紀中后期美國大量跨國企業走向世界具有同等重要的意義。

          國有企業抵御國際市場風險,維護國家經濟安全。隨著我國經濟發展,全球化對我國的影響日益深刻,發達國家通過跨國企業和大型金融機構,操縱原材料、能源資源、金融等市場,如果發展中國家沒有足夠規模的企業,就免不了經濟命脈被控制。我國國企在這方面起到定海神針的作用。2008年國際原油價格上漲,中石化和中石油為國內市場價格進行了大量補貼。中國五礦集團、中國有色礦業集團等企業在澳洲、南美、非洲等地開展經營,而且融入當地社區,承擔社會責任,被所在國視為“全天候的朋友”。

          國有企業引領技術進步,提供公共產品。國有企業科研實力和基礎雄厚,在市場經濟條件下,同樣需要國有企業提供基礎理論和共性技術研究。目前,中央企業許多技術走在了國際前列。中國建筑(601668,咨詢)在國際上承建了很多高難度的建筑,在全球主跨逾千米的26座橋梁中,中交集團設計建造了10座。神華集團煤炭產量和銷量均居世界第一,百萬噸死亡率低于美國等發達國家的水平。全球金融危機催生了新科技革命,國有企業應樹立強烈的創新自信,堅持自力更生、自主創新,敢于走前人沒走過的路。

          實踐證明,公有制和市場經濟相結合,是中國模式的重要特征。道路決定命運,同其他一些國家相比,更凸顯出我國國有企業改革發展的意義。俄羅斯全盤私有化后,失去了能與西方跨國資本抗衡的工業體系,淪為資源和原料出口國。拉美一些國家20世紀70年代中期以來,實行絕對私有化,雖然短期減輕了財政負擔,但造成了大量失業和兩極分化,金融資本迅速聚集到少數大財團手中,使其壟斷了全國大部分經濟活動,社會經濟陷入危機之中。正是從我國國情出發,黨中央始終高度重視搞好國有企業,抵制住了一度在國際上盛行的新自由主義思潮,堅持把搞好國有經濟作為重大的政治問題。中國國有企業發展的實踐,宣告了以全盤私有化、絕對市場化為指導思想的“華盛頓共識”的失敗。

          國企存在的問題并不是公有制帶來的,不能把國企妖魔化、意識形態化

          當前,國企改革還沒有完成,國企確實存在許多不容忽視的問題,需要重視和解決。但是,也有一些聲音很大的觀點,把這些問題都一股腦的推到國有企業的公有制性質上,進而把國有企業妖魔化、意識形態化,認為只有私有化才能解決這些問題。事情哪有這么簡單?

          比如,關于“國企壟斷”的指責,大多數是沒有道理的。所謂“國企壟斷”有兩種情況:

          第一種是國企在歷史上形成了較大的規模和優勢競爭力,這對我國參與國際競爭是有利的,這本質上是行業集中度的問題。例如,美國明知波音和麥道合并,會導致壟斷美國航空市場,卻仍然進行了合并,判決微軟壟斷卻并不肢解他,這說明,美國更關注的是企業的全球競爭力,而并非僅僅把眼光國內,我國在這一點上要向美國學習。實際上,央企在國際市場上的表現證明,國企依靠的是由規模帶來的核心競爭力,而不是壟斷地位。國企的盈利大戶,不僅有石油石化、電力、電信等行業,也包括船舶、汽車、航運、冶金、建筑等競爭性行業。中石油、中石化,在國外的油田都是外國企業不肯去的地質情況復雜的地方,在沒有行政保護甚至是面臨劣勢的情況下,央企仍有充分的競爭實力。

          第二種是帶有自然壟斷的行業。這種行業與其讓私企壟斷,還不如讓國企壟斷。第二種情況,是帶有自然壟斷性質的行業,如鐵路、電網等。這類企業,在國際上也是以國企為主,但是通過嚴格的監管,使之不利用壟斷地位攫取超額利潤。國企由于本身就承擔著政策性目標,再加上政府自身就是所有者,監管力度最大,能夠有效避免這種風險,解決這類壟斷的問題主要是靠監督和民主管理、信息披露,私有化可能適得其反。

          再比如,關于國企效率低于民營企業,這種狀況確實存在,民營企業的機制更加靈活,人浮于事、吃大鍋飯等現象能夠有效避免,許多民營企業家吃苦耐勞、精打細算。但同時也要看到,國企的效率不僅體現在經濟效率上,也體現在社會效率上。例如基礎設施,投資大,收益時間長。我國鐵路以世界6%的總里程完成24%的總運量,每公里鐵路承擔的運量比歐美高3-6倍,干線高10多倍。如果僅看鐵路自身經濟效益,固然不高,但是如果沒有這么大的運量,我國經濟不可能達到這樣高的增長率。國有經濟還承擔著優化產業地區布局、促進全國平衡發展的社會效益,中西部擺一個大中型企業,就帶動了一片地區經濟增長,這種企業,經濟效率必然低于東部,但是不能不辦。最后,國有企業在職工福利、就業、社會保險等方面,都要帶頭模范遵守法律,不能偷稅漏稅,不能不交社保,要帶頭講究誠信、保護環境,這些也增加了成本。

          再比如,所謂國企貸款容易,民企貸款難。這個問題確實存在,但其實質是由企業規模差異帶來的問題,不管是國企還是民企,中資企業還是外資企業,一般來說,大企業由于影響力強、資金穩定,同金融機構的關系較好,而不是由于所有制問題,大型私營企業同銀行同樣有較好的關系。再加上一些貸不到款的中小企業,是不符合節能減排的方向的。這個問題的解決,也要靠綜合改革。

          還有一些對國企的意見,帶有跨國企業自身的利益。隨著我國國企的日益壯大,在國際上開展收購,占有資源,跨國企業和外國政府感到危機和壓力,他們利用我國改革中尚不完善的環節,制造輿論,使我們解除武裝,是十分自然的,對其他發展中國家也是這樣做的。對這種情況,我們一方面要有自主意識,不能被人牽著鼻子走,另一方面要加快深化改革的緊迫感,讓國企以更新更好的形象展示出來,經得起一切苛刻的質疑。

          增強制度自信,讓國企浴火重生

          中國的國企改革和發展,具有世界歷史的意義,把馬克思關于社會所有制的設想和20世紀以來各種關于社會市場經濟的設想變成了現實。但是,國有企業的理論建設遠遠跟不上豐富多彩的現實。實際上,中國的國企改革發展,已經探索出了不少獨特的經驗。例如,中國沒有像前蘇聯那樣,搞高度集中的國有經濟,而是把中央和地方的積極性、管理者和工人的積極性都調動起來。也不像發達資本主義國家,主要在市場失靈的領域舉辦國企,國家主要掌握資產收益權,而是在競爭性和非競爭性領域都充分發揮國企的引領作用,綜合發揮國有資本優勢、制度優勢和組織優勢,有效地將黨的政治優勢轉化為企業的核心競爭力。這些經驗都需要總結,增強制度自信,堅定辦好國企的信心。

          我國已經成為世界第二經濟大國,面臨的國際競爭更加激烈,資源能源的爭奪更加殘酷,國際市場瓶頸更加凸顯,國家安全的邊界和內容空前擴大。國企在應對國際競爭、維護國家安全方面的職能將更加重要。目前,在世界500強的50個行業分類中,中國只占領了其中18個行業,僅占三分之一,其中主要是國企。對國企而言,應以世界500強為對手,不是退,而是進,不是有進有退,而是能大進則大進,能進多少進多少,深度參與國際市場競爭。培育具有國際競爭力的大型跨國企業,成為參與國際競爭的大國重器。

          國企的成敗,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成敗是融為一體的。有了正確的方向,再經過改進作風、反對腐敗的洗禮,總結正反兩方面經驗,中國的國有企業一定能夠加把油、爭口氣,在深化改革中浴火重生。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