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熱點聚焦

        王忠新:“飯碗”要端在自己手里--“三農”的“三難”咋解決

        作者:遼寧王忠新 發布時間:2018-10-05 20:07:0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10月4日上午,驅車去考察日俄兩大帝國主義于1905年2月年在奉天沙河開始進行會戰的舊戰場,此時正是金秋的收獲季節,途徑沈陽市蘇家屯區魏家樓子村和朱家洼子村,看到農民正在收獲玉米,下車與農民攀談,農民紛紛訴說“三農”面臨著“三大難”。

          1.種地難獲利。這位農民見筆者拿個照相機拍片,問我是采訪嗎?筆者說:采訪豐收的喜悅。這位農民說:哪里有喜?我包了500畝地種玉米,今年天旱,一畝地只收1100斤玉米,承包一畝的租金是600元,今年的玉米收購價為0.75元一斤(全省濕玉米的均價是0.73元一斤)。一畝玉米能賣825元,除去種子、化肥、農藥、柴油和雇工,幾乎就是白干一年。

        085c6e417118ef87b43316313b0ba6b9.jpg

          2.老人難種地。這位農民屬羊,今年63歲。筆者到正在收獲玉米的大地轉轉,看到的都是老頭老太太在收玉米。說起來他們都很感慨:現在家里的年輕人都不愿種地,都跑到城里打工,也沒時間回來幫種地。老人和子女的相互觀念不同,在一起交流都很困難。而隨著年齡越來越大,這老人種地越來越力不從心。而這種極具中國特色的老人農業,到底能走多遠?

        a1343894bf12a10e563e9a27c50b957a.jpg

          3.“空巢”難解決。路遇兩位在路邊休息的農村婦女閑聊了一會,她倆的家里只種分田到戶的20畝地,沒有承包更多的土地。家里的山坡地每畝收玉米還不到1000斤,種這點地成本更高,基本就是白玩。而更讓她們憂慮的是:村里一共不到70戶農家,她倆年齡最小,今年也都58歲了,而現在全村的留守人口,普遍都在70歲左右。家家都是留守的“空巢”老人,有個災病的,都沒人照顧。這再過個10年8年,村里的老人一死,這個村子不就成了空殼?  

        0929dc219c7c2e8337e6b8af145595fd.jpg

          筆者想一想,都感到有點恐怖,就是在長期處于戰爭的年代,農村也沒出現大量的“無人村”!若大面積出現“無人村”,僅僅損失的是農業嗎?中國文化的根,那可是在農村呀!

          筆者的一點思考:這是靠近沈陽的農村境況,好賴還有一些老人在堅守農村和農業,由此聯想到這兩年去吉林永吉縣的務本村、農安縣的太平嶺村,考察老人農業,到黑龍江的橫道河子鎮、青山鎮、向陽鎮,考察人口外流。這“三農”的“三難”,已是司空見慣。

          特別是黑龍江那整村、整鎮的人口外流,都讓人觸目驚心。諸如,黑龍江齊齊哈爾的富拉爾基,改開之前曾有30多萬人口,很多外國的地圖,不標齊齊哈爾,也要標上富拉爾基,而這樣“明珠”般的重鎮,現在只剩下8萬人口。海林市的橫道河子鎮,2007年躋身于第三批中國歷史文化名鎮,至今全東北才有六家鎮子上榜,可傍晚進入這個名鎮,因大面積無人居住,那是漆黑一片,簡直如同進入“鬼鎮”,筆者曾就此專門發表過一篇文章《錐心的橫道河子》。

          如此這般,遑論其它鄉鎮?

          中國的糧食要保證自給自足,受糧食這種商品特性所決定,糧食的供給率必須要達到110% 可現在盡管連年豐收,中國的糧食自給率卻只能達到80%。真正要實現“飯碗”端在自己手里,“飯碗”要裝上自己產的糧食,這“三農”面臨的“三難”,已是越來越難!這“三農”面臨的“三難”,到底該咋解決?廟堂之上,可有良策?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