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美對臺軍售釋放何種信號?

        作者:司嘉 發布時間:2018-10-03 22:08:04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如果說特朗普打響中美貿易戰是揭開兩國競爭的序幕,那么美對臺軍售則標志著中美全面競爭的開始。臺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教授表示,此次美對臺軍售案總額只有3.3億美元,項目多為美制軍機的零、附件,以及一些軟體等后勤支援設施,并非殺傷性強大的武器系統,對臺軍力提升想過并不明顯,政治意義遠大于軍事意義,是美國抗衡中國,獲得更多談判籌碼的政治手段。在“全面競爭”成為美國對華戰略基本出發點的大背景下,美將繼續利用臺灣向我方施壓。

        美對臺軍售釋放何種信號?

          美國務院近日宣布批準了總金額3.3億美元的對臺軍售案,內容包含F-16、C-130、F-5、IDF戰機的零部件和支援系統。臺灣方面對美方宣布臺軍售表示歡迎與感謝,蔡英文辦公室發言人黃重諺表示,“堅強的自我防衛有助于臺灣人民在面對嚴峻的安全挑戰時更有自信”。中方對此提出嚴正抗議,并警告美方應該“就中美三個聯合公報作出的嚴肅承諾,立即撤銷上述對臺軍售計劃”。美國防部則表示,對臺軍售是要維持臺灣的防御與空中作戰的能力,并不會改變區域的軍事平衡。此次軍售內容并不包含敏感的武器系統,而是軍機與其所有航空系統備件,金額較前一次也有所下降,但仍引發外界高度關注。在中美全方位競爭打得如火如荼之際,美宣布對臺軍售釋放出何種信號呢?

          美國對臺軍售由來已久,最早可追溯到二戰結束后,大致可而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1949年-1979年),美國通過與臺灣簽署《共同防御條約》,以軍事援助、貸款、直接武器出售和技術合作等形式向臺灣提供武器裝備;第二階段(1980年-1991年),隨著1979年中美正式建交,美臺終止《共同防御條約》,但美并未就此停止對臺軍售,而是通過頒布所謂的《與臺灣關系法》繼續對臺出售武器,1982年美中簽署“八一七”聯合公報,美在此后10年內對臺軍售遵循“八一七”聯合公報的承諾,數額逐年遞減;第三階段(1992年至今),美國逐步調整策略,對臺軍售的數量和質量均大幅上升。在克林頓政府時期,美國對臺軍售的重點逐步從武器裝備等方面的硬件銷售轉向戰略溝通、情報搜集和指揮系統等方面的合作,其中最為突出的是參與臺當局改善“指揮、管制、通訊、情報”(C4ISR)的“博勝計劃”,向臺灣出售數據聯接系統,以及將臺灣的整個作戰系統融入一體的指揮和通訊系統。奧巴馬政府時期,美要求臺灣將其指揮、控制、通訊和計算機系統與“愛國者”反導系統和早期預警雷達完全整合起來。此后,裝備有美國AN/FPS-115相控陣雷達的臺灣“鋪路爪”系統正式建成。通過上述合作,臺灣已逐步被整合進美國亞太安全體系之中,成為其中重要一環。

          奧巴馬上任以來,美國通常采取“包裹式”(bundle)軍售模式處理對臺軍售,即美方把臺灣提出軍事采購需求以打包的模式集中處理。但由于這種方式經常導致時間的拖延,且累積許多采購要求后通常軍售項目種類繁多,金額又非常龐大,宣布的時機會受到更多因素的影響,也容易引發中國大陸方面的極力反對,因此這種處理對臺軍售案的模式也常被美政府內部人士詬病。

          特朗普此次對臺軍售一改此前“包裹式”軍售模式,采取“個別審查,個別通告的原則”以個案進行處理,此舉也被臺媒和國外媒體認為是美國將對臺軍售“常態化”的標志性事件。美臺商會對此發表聲明表示,“對美國改變以往將對臺軍售‘打包’審批做法感到鼓舞”,認為這是一個積極發展,顯示“從今年底到2019年初將有更多可能的軍售活動”。BBC等媒體則認為,此舉意味著美方已經不將臺灣當作“特案處理”對象,而是視同將臺灣當成“正規交易對象”。未來只要臺灣提出需求,經由在臺協會轉交美方,美國國會即可視臺灣需求盡快給予協助,不用耗費太長時間。但分散成“個案式”軍售,勢必將更多的引發中國大陸方面的抗議,這也“意味美方逐漸不在意中方感受”。

          除了軍售模式改變引發外界關注外,此次軍售的時機也頗為敏感。一般來說,美國評估對臺軍售時機主要考慮以下幾方面因素:軍售對區域穩定的影響、臺海軍力平衡狀態、美中關系、美國科技轉移的政策、武器的攻防能力等。綜合上述因素,對臺軍售并非國際上單純軍售案,而是含有美中之間政治互動。軍售前一天,特朗普政府開始對價值2000億美元的我國商品加征10%的關稅,從明年起,稅率將上升為25%。特朗普還表示稱,已經準備好另對價值2670億美元的中國商品實施另一波關稅,范圍將涵蓋幾乎所有中國出口商品。市場分析人士認為,目前中美貿易會談分歧巨大,談判時間可能拖長,短期內貿易戰或會升級。

          今年以來,特朗普政府持續對中國施壓。年初,美政府就在其《國家安全戰略報告》中明確將我國列為“挑戰美國影響力、價值觀和財富”的競爭對手國;美國防部《國防戰略報告》聲稱美國安全的首要關切不再是恐怖主義,而是大國間的戰略競爭,中國首當其沖;《核態勢評估》報告則將中國同俄羅斯等并列,視為美國核安全的主要威脅。不僅是特朗普方面,當前美國知識分子、精英階層都對中國的迅速崛起展現出了一定的擔憂和恐慌的情緒。在他們看來,未來五到十年是中美戰略競爭的關鍵時期,如果不能有效遏制中國崛起,超越美國將只是時間問題。正如美國參聯會主席鄧福德所言,到2025年中國將對美國構成最大威脅,遏制中國崛起是特朗普政府面臨的主要任務。由此不難看出,當前美國已將中國定義為其主要戰略競爭對手,認為中國崛起對美構成長期戰略挑戰。發動貿易戰、策劃對臺軍售,以及在南海等問題上持續施壓,都是基于這一既定的戰略框架。

          如果說特朗普打響中美貿易戰是揭開兩國競爭的序幕,那么美對臺軍售則標志著中美全面競爭的開始。臺灣競爭力論壇執行長謝明輝教授表示,此次美對臺軍售案總額只有3.3億美元,項目多為美制軍機的零、附件,以及一些軟體等后勤支援設施,并非殺傷性強大的武器系統,對臺軍力提升想過并不明顯,政治意義遠大于軍事意義,是美國抗衡中國,獲得更多談判籌碼的政治手段。在“全面競爭”成為美國對華戰略基本出發點的大背景下,美將繼續利用臺灣向我方施壓。

          特朗普執政以來,美國內不斷釋放出“挺臺”“拉臺”信號,鼓吹加強與臺灣的防務合作,并支持臺灣發展現代化的國防軍力,讓臺灣參與美國軍演,對臺通過對外軍事銷售制度、直接的商業銷售等獲得武器表示支持。上述舉動皆是出于特朗普政府“以臺遏華”的戰略考量。蔡英文政府抓住美中競爭的契機,竭力奉行“親美”策略,視美國為“安全支柱”,加大向美傾斜力度,不斷釋放“愿意扮演美在區域內最值得信賴的伙伴”的信號,甘當戰略棋子,以換取政治支持,雙方關系持續升溫。雖然,美臺之間交往相互利用的成分居多,但這仍不可避免地對兩岸關系和我國國家利益造成影響,對此我們應給予高度警惕!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