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派系爭鳴

        石冀平:高速經濟增長與社會主義優越性

        作者:石冀平 發布時間:2018-10-06 09:40:38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石冀平:高速經濟增長與社會主義優越性

          長期以來,在理論宣傳和政治理論教材中把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進而用較資本主義為短的時間實現現代化作為社會主義優越性的重要體現,這似乎已成為定論。①從一般意義上看,一種社會制度相對另一種社會制度在某一方面具有優越性,起碼應具備這樣的條件:第一,該方面須具有積極的社會意義;第二,前者能夠實現這方面的任務,而后者不能實現或者不如前者實現的好;第三,這種優劣之分具有客觀必然性。如果能夠以這三點為標準,那么綜觀社會主義的理論與實踐,就不應把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用較資本主義為短的時間實現現代化定義為社會主義的優超性之一。

          首先,社會主義的發展史證明,長期宣傳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一理念,并用其指導社會主義建設,總的效果是弊大于利,其實際意義是消極的。無論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還是包括我國在內的其他社會主義國家基本是在落后的經濟基礎上建立社會主義制度的,本身就具有高速超越的內在沖動,而這一沖動又被這一理念強化。其結果往往是不顧條件,大干快干,最后是大起大落得不償失。這種得不償失不僅是經濟上的,而且是政治上的。值得注意的是,政治上的損失往往被忽視,而這種損失所造成的后果比經濟上的損失沉重得多且無法挽回。二十世紀六十年代初,蘇聯宣布“二十年內基本建成共產主義社會”,要和西方資本主義來一個和平競賽。而西方資本主義也欣然應戰。他們很清楚,這場競賽從一開始就是不平等的,雙方并不在同一起跑線上。這場競賽的結果最終要落實在生活水平上。西方國家有龐大的經濟基數,他們增長一個百分點所帶來的絕對量的增長要比社會主義國家大的多。而社會主義國家由于經濟基數小,只有拼速度,這正中對方下懷。當年著名的“廚房辯論”的雙方主角都信心十足。結果卻是以蘇聯,東歐的瓦解而告終。實際上,當年蘇聯把競賽定位在拼速度,那比賽結果一開始就確定了。西方國家對社會主義和平演變戰略歷來是兩手。一手是意識形態滲透,另一手就是所謂經濟上和平競賽。對前一手我們有所警惕(但很不夠),對后一手基本上沒有察覺。這種所謂和平競賽戰略與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增長是社會主義優越性這一理念正相偶合,從而很容易誘使社會主義國家與其拼速度。但由于西方國家經濟基數龐大,在很長的一段時間內社會主義國家的生活水平不可能超越對手(我國到二十一世紀中葉按人均計算不過是中等發達國家)。在此情況下,一方面經濟有可能大起大落,另一方面這種優越性理念的宣傳長期得不到生活水平上與西方國家相比的印證,一些群眾尤其是青年就會對社會主義失去信心。這種情況在蘇東劇變中表現突出,在我國一部分群眾中也有較強烈的表現。

          其次,從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經濟發展史來看,資本主義經濟無論在自由競爭時期還是壟斷時期都曾有過高速增長,迅速實現工業化、現代化的先例。其中日本明治維新后的迅速崛起和戰后的迅速復興是眾所周知的。美國在十九世紀下半葉的五十年內也曾成功地使制造業產值增長11倍,其中鋼產量由不足2萬噸猛增到3180萬噸,煤產量由1450萬噸增加到5.1億噸。戰后韓國更是僅用了二十年的時間走完了發達國家兩百多年才完成的工業化道路,迅速實現了工業結構和產業結構的變革,創造了“漢江奇跡”。②而社會主義雖有過“過五關斬六將”的光榮歷史,也有過“走麥城”的慘痛教訓。由此可見,經濟上的高速增長并非社會主義的“專利”。截止目前,在這方面很難分出優劣。雖然我們可用我國近幾十年的持續增長來證明社會主義在這方面的優越性,但正如前述,資本主義也曾有過持續五十年的快速增長,也有過二十年實現現代化的先例。況且隨著我國向市場經濟的全面轉軌,能否成功地擺脫市場經濟固有的經濟周期還是未定之數。因此,近幾十年持續增長的證明效力尚顯不足,這種優越性還有待實踐的進一步的檢驗。

          再次,社會主義并不具有在增長速度上超越資本主義的客觀必然性。認為有這種客觀必然性的主要理論依據是社會主義生產關系更適合生產力的發展,進而能夠更快地推動生產力的發展。但這種適合是從相對意義上講的,即特定的生產關系相對特定的生產力(如我國的改革就是要建立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生產關系來適應中國特定的生產力水平)。一種經濟制度只要還能存在,那么它的生產關系相對它的特定生產力就是適應或基本適應的。這種適應基于生產關系與生產力相互作用,基于生產關系在一定限度內的調整力。事實證明,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還有相當的調整力,因此,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目前和它的生產力是基本適應的。既然目前資本主義的生產關系和它特定的生產力水平基本適應,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和它目前的生產力水平也基本適應(也不是完全適應,否則就沒有改革的必要了)。那么認為社會主義生產關系比資本主義生產關系更適合生產力發展,從而在經濟增長上社會主義超越資本主義具有客觀必然性的理論就站不住腳了。事實上,生產力發展除受生產關系的作用外,主要由其自身發展規律規定。譬如在知識經濟時代,由于科學技術的迅猛發展,生產力出現前所未有的跳躍性發展。這就是由科學技術日益成為第一生產力這一生產力自身發展規律決定的。它與生產關系沒有直接的因果關系。總之,在生產力發展上片面夸大生產關系和上層建筑的作用,是一種長期不易為人察覺的歷史唯心主義觀點。

          馬克思主義的創始人基于當時歷史條件,認為社會主義革命的勝利必須在所有或大多數資本主義國家同時勝利,并且這種勝利是其生產關系無法容納高度發達的生產力的結果。由于這種勝利的結果是所有的資本主義國家都變為社會主義國家,所以就不存在兩種制度下經濟發展速度的比較和競賽問題。因此,我們在馬克思主義創始人那里找不到社會主義在經濟增長速度上優于資本主義的理論依據。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一理念的確立,有其特定的歷史條件。第一個社會主義國家蘇聯十月革命前是一個落后的資本主義國家。“1913年,在大工業和農業的總產值中,農業產值為57.9%,工業產值占市場42.1%。重工業顯著地落后于輕工業。許多重要工業部門,如生產機床,拖拉機、汽車和其他機器的工業部門是沒有的。革命前俄國擁有的現代化生產工具,等于英國的四分之一,德國的五分之一,美國的十分之一。經濟上和技術上的落后使沙皇俄國依賴各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它不能不從國外輸入很大的一部分設備和生產資料。在國內重工業的主要部門中,外國資本家主宰著一切。”③這就是十月革命所能繼承的物質遺產。正因如此,列寧在十月革命前夜就敏銳地指出,在技術和經濟方面趕上并超過最發達的資本主義國家是俄國的生死存亡的問題。“或是滅亡,或是開足馬力前進。歷史就是這樣提出問題的”。④事實也是這樣,十月革命后,蘇聯受到帝國主義的武裝干涉和經濟上的封鎖。“蘇聯發展的外部條件是由敵對的資本主義包圍這個事實決定的。帝國主義國家擁有較強大的工業基礎,它們力圖消滅至少削弱蘇維埃國家。如果蘇聯也有先進資本主義國家那樣發達的工業,工業化發展的速度問題就不會這樣尖銳。如果當時在工業較發達的其他國家中也有無產階級專政,這個問題也不會這樣尖銳。可是蘇聯是一個技術上經濟上落后的國家,并且是唯一的無產階級專政的國家。因此必須是高速度建立先進的工業基礎”。⑤正因如此,斯大林在論述高速度的歷史必然性時說:“我們比先進國家落后了五十年至一百年。我們應當在十年內跑完這一段距離。或者我們做到這一點,或者我們被人打倒。”⑥由此可見,提出社會主義要有比資本主義更高的經濟發展速度,是直接針對當時蘇聯所處的歷史環境,目的主要是擺脫或減少帝國主義的外部威脅,“從而使蘇聯在資本主義包圍環境下絕不會變成資本主義世界經濟的經濟附庸,而成為一個按社會主義方式進行建設的獨立經濟單位。”⑦在上述歷史條件的推動下和這種認識的指導下,蘇聯經濟超高速發展。1929年至1937年,蘇聯工業總產值每年增長速度平均約為20%,同一時期資本主義國有工業產值每年增長平均不過0.3%。到第二個五年計劃快要結束時,蘇聯工業產品總額占歐洲第一位,世界第二位。工業產值占工農業總產值的比重以達77%。這一巨大飛躍,不僅使蘇聯成功地擺脫了帝國主義的威脅和包圍,而且也為高速經濟增長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這一理念的確立,樹立了信心,提供了歷史基點。正是從這時候起,蘇共明確提出:“蘇維埃經濟體系對資本主義經濟體系的優越性,最明顯不過地表現在蘇聯社會主義工業的高速發展上。”⑧也正是從這時候起社會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就承擔起雙重的歷史任務。一是為擺脫外部威脅提供物質基礎,二是向世界證明社會主義在這方面比資本主義優越。其后,這些任務又被向共產主義過渡的時間表所強化。蘇聯和中國都曾背負這種沉重的歷史任務,并為此付出過慘重代價。

          綜上所述,高速經濟增長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是特定歷史條件下形成的理念。如同二十世紀社會主義產生的物質基礎先天不足一樣,這種理念也是先天不足。它缺乏馬克思主義理論依據,目前也沒有長期的歷史依據作支撐。這一理念最起碼是可商榷的。最后有必要指出兩點:第一,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不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并不意味著社會主義不能實現高速經濟增長。只要社會主義的生產關系和經濟體制適合生產力的發展,只要按生產力自身發展規律辦事,社會主義就能實現高速經濟增長。第二,超越資本主義的高速經濟增長不是社會主義的優越性,并不意味著社會主義沒有優越性。社會主義除了政治上能使人民群眾真正當家作主這一優越性外,在經濟上至少有兩方面的優越性是資本主義無法實現的:其一,從經濟增長的社會效應上看,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優越。社會主義以公有制為基礎或主體,能夠保證經濟增長的成果真正為廣大人民群眾所享用。而資本主義以私有制為基礎,經濟增長的絕大部分成果為極少數人享用。從以資本主義為主導的世界經濟一體化的結果看,發達資本主義國家經濟增長的每一步都是以發展中國家的日漸落伍為墊腳石的。發達國家較高的生活水平同樣是以廣大發展中國家人民生活水平低下為代價。⑨這也有一個世界經濟增長的成果為多數人還是少數人享用的問題。正如埃及著名學者阿明所指出的:要徹底解決這個問題,就必須解決世界資本主義問題,既實行社會主義。其二,從生產力與生產關系之間的矛盾運動方面看,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優越。一種經濟制度下的生產關系要不斷為適應生產力的發展而調整。資本主義生產關系雖然具有這種調整能力,但由于它以私有制為基礎,生產關系的調整要以極少數人的利益為轉移。因此調整基本上是被動的。社會主義以公有制為基礎或主體,生產關系的調整以最大多數人的利益為轉移。因此這種調整能最大限度地適應生產力發展的要求,并且是主動的。

          總之,社會主義確實具有資本主義無法比擬的優越性。但資本主義為社會主義所取代,根本原因是資本主義自身內部矛盾運動的結果(生產力與生產關系,經濟基礎與上層建筑),而非社會主義比資本主義的經濟增長速度高,也不是兩種制度在經濟上競賽的結果。對此我們應當有正確的符合馬克思主義的認識。

          注釋:

          ①“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在生產力水平十分落后的情況下,只用一百年的時間走完了資本主義發達國家通常要用二百年走完的路程,這充分體現了社會主義制度的優越性。”《鄧小平理論概論》教育部社科司組編遼寧教育出版社 1998年版第79頁。“社會主義要優于資本主義,它就必須促進生產力和經濟,文化以以往所沒有的速度向前發展,這才叫發展。” 《鄧小平理論概論》 奚廣慶主編 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 1998年版第78頁。

          ②《通向市場經濟工業國之路》 趙偉,左中海等著,西北大學出版社1993年版第38頁、26頁、48頁。

          ③《蘇聯政治經濟學》人民出版社第366頁。

          ④《列寧選集》兩卷集1954人民出版社第二卷第134頁。

          ⑤《蘇聯政治經濟學》人民出版社第368頁。

          ⑥斯大林《論經濟工作人員任務》,《列寧主義問題》1953年人民出版社第522頁。

          ⑦《蘇聯政治經濟學》人民出版社第367頁。

          ⑧《蘇聯共產黨歷史》人民出版社第474頁。

          ⑨“第三世界國家國內生產總值的平均增長率:1950年-1960年為4.9%,1961年1965年為5.1%,1966年-1970年為5.6%,1971年-1975年為6.6%,1976年-1980年為4.5%,1980年-1990年為2.6%,1990年-1994年竟達-0.11%,《全球化陰影下的中國之路》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99年版第282頁。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