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时事评析 > 派系争鸣

        冯象:如果秋菊成为新工人......

        作者:雅理读书公共号 发布时间:2019-03-22 14:39:33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91dd723da4f7af8992ae6cea2a5d294b.jpg

         

                【本文原为冯象教授在“法学研究的问题意识与多元格局:《法治及其本土资源》初版二十周年”研讨会(华东政法大学,2016年11月)?#31995;?#24635;结发言。原文首发《法律与社会科学》(第15卷·第2辑),法律出版社2017年9月版。】

        941b09f067fef1d1383f03d6dd4abb67.jpg

                这?#20301;?#35758;的主题好,论文质量高。?#21490;輟?#27861;治及其本土资源》初版二十周年,华政交谊楼济济一堂,争相鸣放,真是又严肃又活泼的一场学术盛会。

        e70aeb38a2363673f1e1921363231940.jpg

                “法学研究的问题意识与多元格局:《法治及其本土资源》初版二十周年”研讨会

          华东政法大学 2016年11月

          上午几位发言提到秋菊,各个角度的回顾或阐发,十分精彩。我就接着谈谈,有三点感想。首先是秋菊的故事,?#25105;?#21560;引?#25628;?#30028;那么多的讨论?一个原因,大约今天的人们在很大程度上都成了秋菊,新的秋菊。?#35782;?#22905;的遭遇、她的诉求与困惑,容易引起共鸣。

        1886d3cfa211cdad4d56af2e97fd0f3d.jpg

        民族复兴网编者按

          十多年了吧,都说中国的城市化进程加快了。可我的感觉,是城市越来越像乡下。大学亦不例外,校园里的氛围,整一个土壤和水质污染了的新农村。进进出出,一群群的西装革履,到处弥漫着铜钱味儿,哪像是学者科学家工程师的园地、党员干部的摇?#28023;?#39277;桌上,知识分子跟官员商人没什么两样,堂而?#25163;?#22320;按照身份级别,挨个儿敬酒赔笑脸说话。这在过去,是乡下一些欺?#21495;?#27665;的小官僚的坏作风,文革后期开始滋长蔓延的。文革前,大学没有这种习气。这么做,叫“封资修”,要挨批?#23567;?#35299;放前的知识分子,尽管毛病也不少,如《围城》所记,但绝大多数不会这个。

        beceb70edb55c020bb67e0dd65c9c7e3.jpg

        民族复兴网编者按:民国老照片

        2d6cda9d3649936dd8d9df05776be08a.jpg

        民族复兴网编者按:民国老照片

          这普遍的“新农村化”,实质是官僚化,即法?#20301;?#30340;官僚主义。官僚主义对法律教育和法学研究,方方面面的恶劣影响,是各位每天的痛。新法治将近四十年,我们已经深深地嵌在一具庞大的官僚体制之下了。方才有一位发言,?#25945;?#25286;迁“变法”的经验得失,颇有洞见。但是我注意到,他不说“干部”如何,而是称“官员”怎样。想必那是随乡入俗,用?#25628;?#30028;主流从韦伯那儿淘来的“科层制”语汇。然而,这不正是新秋菊的困境么?秋菊那会儿“打官司”,是向村干部,向国家干部,亦即代表党和政府为人民服务的干部“讨说法”。现在的新秋菊们,说是享有神圣的?#25509;?#20135;权契约?#26434;桑?#29978;而内心皈依了教科书?#31995;?#26222;世人权,行事却一百个小心,要看官员?#20064;?#30340;?#25104;?/p>

        2fae7171e1875c6b8b55b373b98df150.jpg

          于是,比起“科层制”的压迫,秋菊当年的那点“困惑”,竟是难得的幸福了。不是吗,从前的干部,无论村长还是吃国家粮的,都得帮?#20064;?#22995;解决问题,耐心做思想工作。谁能规定一道程序,将讨说法的拒之门外,或者给点钱打发走,再不成就关押、遣返?谁敢?秋菊有正义感,有是非,她敢斗争,敢讨说法。而这些,都是如今的“城里人”所不敢奢望,乃至无法想象的。那是因为,她的?#31185;?#22362;强,她的认死理而不惧权势、勇于担责任,?#24425;?#20013;国农民的好?#36820;攏?#22312;我们的业已“初步建成”的法治之城,都是禁忌,都定了罪名。那是一座拿“特色”自夸的大城,是精心设计了,专供?#26102;局?#23548;市场经济所需的利己主义者,?#32622;?#20844;民、消费者、“经济理性人”居住的——人要变?#23186;?#26020;计较、胆小怕事,成了一个个孤单的新秋菊,才给上户口。

          其次,我要讲一下会议论文集里的一篇好文章,华南师大李斯特老师的?#27934;?#26032;和知识?#25509;?#30340;冰与火之歌》(?#32431;?#31295;)。虽然写的是网络时代“新经济”下的知识产权问题,但在另一层面,也涉及新秋菊的困?#22330;?#26031;特的研究表明,即使在私人企?#25285;?#23588;其是大公司,现代科技和文艺产品的创新所依赖的内部组织管理,一如传?#25104;?#20135;方式,依然离不开团队精神。个人的才智、灵感同激情,固然也是企业创新的重要条件,但真正?#26434;?#30340;竞争总是偏爱团队合作与无偿的分享。这就是为什么,市场上最活?#23613;?#26368;具竞争力的团体,包括跨国公司,其内部组织的激励策略,用作者的话说,无一不是“积极放弃或消极?#28304;?#30693;识产权,两者共同构成推动创新的手段”。换言之,“创新是克服了产权?#25509;?#30340;秩序和观念后的成就。一个追求长期创新的共同体不可能只是经?#23186;?#21512;体;它要营造有利于创新的?#26434;傘?#24179;等、协作的团体文化”。在中国,脍炙人口的例证,便是两弹一星和青蒿素的科研团队。在那里,“奉献/牺牲不仅是权利,而且是神圣的责任/天职;?#26434;?#30340;最高实现,就在牺牲小我,融入集体的权利与责任的统一之中”。说得多好,最让“经济理性人”惶惑不安的,不就是这个?

        ba1877b0dc5b77ae0201f582cd55a31b.jpg

          我想,秋菊如果生活在今日,多半?#24425;?#23398;了,做了农民工(新工人)。跟村里的年轻?#22303;?#32467;伴上路,进了?#30343;?#24247;或者别的“法治城”企?#30340;?#29983;。她会同意斯特的这一结论吗?我想会的。创造源于劳动,而劳动需要团结合作与知识分享,历来如此。而“法治城”的居民,那些上了户口的,之所以感到迷惘,无力,不敢起来?#32431;棺时尽?#24066;场与权势的压榨,是因为信了大城宣扬的“经济理性”,失了团结的意愿同能力。讨说法呢,?#26434;?#22909;不容易才当上房奴或正在朝房奴努力的新秋菊来说,代价太大了。?#35782;?#24403;农民工关掉机器,走出厂房高唱国歌的时候,一开始,新秋菊们还在一旁指指点点;时间久了,也就淡漠了。

          最后,回到今天的主题,如何评价、思?#21152;?#33487;力提出的问题及论述引发的“多元格局”?进而,法学研究的新方向何在?其实,此?#20301;?#35758;由华政法律史研究中心携手社科法学连线一块儿组织,就极有象征意义。我在别处说过,希望未来中国法学的?#21028;?#20316;品能够“上升为史学而?#24615;?#27665;族精神,加入一个伟大的学术传统”。另一方面,学术的发展,开拓与转向,也往往连着特殊的历史机缘。比如上世纪九十年代,苏力回国前后,?#26434;?#20013;国法学,现在回过头去看,就是这样一个机遇。当时中国经历了政治风波,又赶上苏联解体,国际上空前孤立,?#21483;?#22238;应西方的各领域的批评和制裁,从人权、立法到经贸谈?#23567;?#20061;十年代法学的大踏步前进,理论上开?#21450;?#33073;八十年代粗陋的教条主义与法权话语的束缚,以及新世纪社科法学的兴盛,是得益于这一历史机缘的。

          那么今天,我们年轻一代的法学家,包括这儿在座的诸位,有没有?#32422;?#30340;机遇呢?我的观察,很可能,中国社会又到了一个历史转折点。先前?#26434;?#35752;论,大家不是谈及官僚主义猖獗、党群关系破裂的种种乱象么?新法治必须?#20852;?#22238;应,可事实上?#27425;?#33021;为力。恰是在这宪制重构的“宪法时刻”,历史对学术更新提出了迫切的要求。它召唤着进步学者,来调查新的局势,参与新的斗争,研究新的问题,提出新的理论。我说“进步学者”,是指其思想意识和政治立场。我以为,随着一代“青椒”沦为“数字化管理”的佣工,并日益临时工化、贫困化而无产阶级化,知识劳动者的政治觉醒、思想进步与团结的抗争,就不可避免了。“因为,每一个学人的?#26434;桑?#21807;有实现于全体的?#26434;?#20043;中,才能真正巩固、伸张”。

        d110801005f82f1d911848dd4518bf06.jpg

          往者何德,来者可追。我们有理由?#32784;?#20110;学界的来者,相信他们一定能把握?#32422;?#30340;命运,排除万难去开创历史。待到那一天,每一个劳动者即解放了的秋菊,都可以如苏力一般,真?#31995;?#33258;问,“什么是你的贡献”。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