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時事評析 > 世界風云

        金仲兵:向婚車索“喜錢”如何變成“敲詐勒索”?

        作者:金仲兵 發布時間:2018-10-03 09:19:36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借長假之機,各地新婚慶典不斷。“十一”當天,河北燕郊一新婚人家在被攔路討要900元喜錢之后,選擇了報警。---從農村傳統民俗到城市“敲詐勒索”,鄉土中國的歷史演變,孰是孰非?

          傳統婚禮有“鬧婚”習俗,偶爾鬧大了,與某少數民族一樣,也可能串婚……農村婚禮當中,一批應景而來的江湖浪人自帶竹板,揮節而歌,贊頌新婚,討要喜錢,稱為“唱喜歌”和“打落(讀lao四聲)子”,是“鬧婚”內容之一。往遠看,在戲曲界有“蓮花落”流派,從業者屬邊緣化的“流浪藝人”。

          傳統社會階層定位,“蓮花落”難入“下九流”范疇。其本質,就是民間“要飯人”的升級版:在“可憐可憐我吧”這種乞求式的軟性討飯行為之外,加入說唱表演技能。因為敢于“脫相”,所以在討食時容易得手。

          本次城市迎新車隊被討喜錢,屬正式慶典開始前的“預熱”,但非“藝人”所為,更符合丐幫特征。

          80年代初,“得益”于對“三農”和傳統思想文化的解禁和寬容,“打落子”在農村與改革開放幾乎同步重新興起和復興。 隨著時間推移,“打落子”出現分化:一派走向文中的婚禮說唱,其中再細分三支,一支是演藝公司級別的正規婚慶,有合同約定責任、權利和義務,從信息收集、團隊整合、方案策劃和現場表演,實現了一條龍服務;另一支是不正規的江湖丐幫,具有上條部份特征,但流寇性十足,且不與官府產生交集;末流一支則是文中的攔路散人,裝瘋賣傻居多,雖易搏得眼球,也易引起反感和沖突。二、三支,是本文關注重點。

          在早期,“打落子”只是現場助興,基本適可而止。隨著婚禮規模的無限擴張和“笑貧不笑娼”的價值觀扭曲,有些討喜者依仗著國人在大婚之日渴求一順百順、“不好意思”較真的心理綁架了對方,討喜錢的胃口也一路水漲船高,并且難解難纏,肆無忌憚,使東家喜中有煩。盡管如此,多數時候東家只能被動隱忍---既然辦得起一場轟轟烈烈、驚爆眼球的婚禮,誰還在乎幾個喜錢呢?

          至于前文中兩大流派中的另一派,則流向與婚禮相反的另一典禮儀式:農村喪事。這一塊市場潛力同樣巨大:眾多孝子賢孫在長輩逝后樂于喪事大辦,新興的“陰陽家”們借此機遇大肆開發信息收集、接單、出方案、看風水、打墓、祭典、出殯、抬材、哭喪、下葬等殯葬產業鏈。因為孝道的形式嚴重超過內容,許多冤枉錢就此流入以“陰陽家”為主導的各環節當中,其中包括與本文有關的另一種“打落子”形式,即吹鼓手團隊。在整個產業鏈中,吹鼓手團隊相對弱勢,“掙錢不多,吃喝落座陰角落”,只比打墓及后工序稍強(在寫這段文字時,一直頭皮發涼中……)。

          不同的是,婚禮從迎新到現場的討喜錢行為是隨機而來。在新興“丐幫”逐漸成熟后,內部互通信息,加強了及時性和規模,并強化了惡意索要行為,開始走向法律意義上的“敲詐勒索”。 在法治時代,這種游離于助興和無賴邊緣的民俗行為終于有法可依,婚禮東家也可能因此不用繼續隱忍。

          喪事一般不接受隨機哭喪并索要哭喪費的行為。但是,日漸擴張的成本、隱藏其中的道德綁架和商業詐騙行為,同樣值得引起法律界的注意。

          從舉辦方視角觀之,浩浩蕩蕩的婚禮車隊和現場煙火炮仗等“熱鬧”場面,顯然并未脫離鄉土中國的傳統認知:升官發財后利用婚喪大典招搖過市,不外乎土豪式的實力張揚,既為光宗耀祖,也為立足鄉里占得先機。在缺乏公平和法治的前現代,這種威懾是有現實意義的。

          與明星需要粉絲的支持和追捧,但又不想被過渡騷擾一樣,婚禮舉辦方同樣希望有“鬧婚”人的助興,實現人氣和熱鬧的氛圍,但卻不希望因此影響了婚禮順利進行的大局。正所謂凡事皆有度,適度即為宜,過度則可能破壞道德、影響規則、觸及法律。如何做到適可而止,并無標準可依,故現實中取決于雙方的搏弈,也取決于雙方的素質,最終,取決于是否觸及規則和法律。

          與此同時,鋪張行為也與攔路討喜錢行為相輔相承,成為其有效載體。并且,在自以為“與鄰同樂”的同時,卻形成了事實上的擾民,破壞了城市的正常秩序,給人的印象不是鄉賢的高雅而是市井的惡俗,招來的不是尊敬,而是鄙視。所以,在將攔路索金行為歸罪之后,操辦方的鋪張行為也應有所收斂。

          從鄉土中國到城市文明,從熟人鄉里到社區環境,需要一場從人情到規則的變革:不論是攔路討喜錢,還是“打落子”助興,擬或舉辦婚喪大事,如能將評價、規范對錯是非的標準歸入法律和規則的范圍,就是一種進步。

          二〇一八年十月二日星期二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