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蘇聯文人為何能全面摧毀英烈形象?

        作者:后沙月光 發布時間:2018-10-02 08:37:04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允許媒體“自由”到這種地步,可以公開煽動社會矛盾,可以公開煽動民族矛盾,可以宣揚一切顛倒是非,顛倒美丑的言論。美國媒體自由,但紅線必須是維護美國基本政治制度,電影也好,電視也罷,展現出來的美國形象總是正義滿滿,自信滿滿,星條旗飄飄,這是主流。戈爾巴喬夫給文人,作家,記者帶來了極度“公開性”,最終他們并沒有領情,反而要戈爾巴喬夫滾蛋。

          自2014年9月30日國家設立首個烈士紀念日以來,今年已是第五個年頭。“烈士紀念日”既是為社會樹立崇尚英雄烈士的精神力量,也是對輿論場中存在淡忘英烈,甚至詆毀英烈現象的一種回應。

          網絡環境,比幾年前明顯好了很多,至少那些魑魅魍魎,歷史發明家們不敢再如此猖狂地將臟水潑向英烈。

          當時,它們詆毀羞辱邱少云,黃繼光,雷鋒等人時,還能得到掌聲和追捧,甚至得到企業廣告的投放。

          當然,我們在保護英烈方面還需要加強,畢竟,各種精X還時隱時現。

          把英烈置于臟水之下,任人攻擊結果會怎樣?

          躺下的蘇聯就是一面最好的鏡子。

        蘇聯文人為何能全面摧毀英烈形象?

          八十年代之前,蘇聯跟美國一樣,社會上對英雄烈士是有崇敬之心的,美國還通過各種立法和節假日來讓大家紀念英烈,在四處飄揚的星條旗下,將愛國主義精神進行潛移默化地推送。

          戈爾巴喬夫們上來后,一步一步放任一些親西方文人攻擊詆毀英雄,在所謂“新思維”“公開性”的幌子下,掀起了長達數年的“恨國主義”浪潮。

          他們還真相信西方國家是不搞愛國主義教育的,相信言論自由是沒底線的,并讓民眾相信自己活在謊言的世界里。

          那么蘇聯是如何開啟這場輿論(意識形態)死亡之旅的?

          先說社會現象,從1986年開始,大媒體對斯大林進行新一輪的丑化,如果說赫魯曉夫當年出于個人需要,對斯大林的批判主要限于政治層面,那么,這次是在整個社會層面妖魔化斯大林,包括否決他的二戰功績。

          不久,它們真正的矛頭所指就顯露出來,那就是列寧本人以及列寧主義,蘇共主管意識形態的雅科夫列夫宣稱列寧十月革命前,拿了德國人的錢。

          同時,作家,記者們打造出了一個富裕文明的尼古拉二世的沙皇時代,換句話說,十月革命是邪惡的。  

        蘇聯文人為何能全面摧毀英烈形象?

          蘇聯不好,沙俄好,尼古拉二世愛民如子,貴族們風度優雅,列寧,斯大林,捷爾任斯基個個殘酷無比。

          1989年開始,各加盟共和國默許對列寧塑像潑漆,擲臟物,推倒等事件發生,然是大規模的改名運動,凡是以蘇聯偉人,英雄命名的城市,街道,科技館,博物館,公園基本都被改名,烏克蘭利沃夫的偵察英雄庫茲涅佐夫的紀念碑被摧毀,連遺骸都被強行遷移。

          被德軍殺害的女英雄卓婭被作家安諾夫等人說成是縱火犯,盜馬料的賊,連她的弟弟舒拉也沒放過,而安諾夫“真相”來源就是他在卓婭故鄉彼得里謝沃村轉悠幾天,采訪了一位教師。

          用身體堵槍眼的戰士馬特洛索夫被說成死于流彈,而保爾.柯察金事跡完全不可信,在社會上,軍人不再得到尊重,他們被說成是經濟負擔,1988年底戈爾巴喬夫自己都聲稱軍隊是經濟不振的主要因素。

          嘲笑國家,顛覆歷史,成了時尚,大學成了西方政治學,西方價值觀的傳播基地,大量學者,文人對美國頂膜禮拜。

          意識形態混亂之下,民族分裂勢力迅速抬頭,波羅的海共和國要獨立,北高加索地區要脫離,各加盟共和國的黨組織全部潰散,大家都在準備“后路”。

          當那些用生命捍衛國家尊嚴,用生命投入社會主義建設的各時期英雄人物被顛覆,被解構,成了愚昧無知和謊言的代名詞時,蘇聯的精神脊梁已經被打斷,解體無非是時間問題,因為沒有人再愿意為國家付出什么了。

          再說說社會現象的背后推手

          蘇聯人民的信息獲取平臺有哪些?電影,電視,報紙,雜志,街頭宣傳畫等。

          寫點生活細節吧,可能瑣碎,但并非沒有意義。

          以電視業說,1982年蘇聯就實現了彩色化,居民電視機擁有數為3500萬臺,衛星,微波,電纜組成的傳送網絡,比美國還要發達。

          1987年之前,蘇聯電視主要有三套節目:中央電視臺一套,二套,莫斯科電視臺。

          以收視率最高的一套來說,它的節目安排:

          8點,新聞匯集《時代》

          8點40,動畫片

          9點15,音樂會

          9點45,文藝片

          休息

          14點50,工農業知識

          15點40,歌舞表演

          16點20,生活常識

          16點50,世界博覽

          17點05,兒童節目

          17點35,經典音樂

          18點05,動畫片

          18點15,產品質量

          18點45,新聞

          19點30,電視劇

          21點00,新聞

          21點40,芭蕾

          22點40,新聞

          22點55,體育集錦

          二套以教育,紀錄片為主,莫斯科電視臺以體育直播為主,還有新聞,音樂,科技。

          加上電影,報紙,雜志,構成了蘇聯人主要的信息來源,就是常說的精神生活。從一套節目表可以看出,內容比較均衡。

          2000年,再對比一下,收視率最高的是獨立臺HTB或TV6,這時,媒體已經被資本控制了,以HTB為例。

          6點00,滾動新聞,動畫片,游戲等。

          8點00,早新聞綜述

          8點45,娛樂資訊

          8點55,脫口秀

          9點45,娛樂節目

          10點25,歷史知識

          11點25,時事評論

          12點30,娛樂節目

          14點35,喜劇片,故事片等

          16點35,連續劇

          17點40,另一部連續劇

          18點40,新聞評論

          19點40,娛樂資訊(焦點明星)

          20點00,連續劇

          20點55,法制節目

          22點35,球賽

          0點35,午夜新聞

          1點00,人類起源

          變化是非常明顯的,娛樂,肥皂劇成了重頭戲,包括TV6也是這樣,篇幅有限就不一一列舉了。

          為什么要說媒體?因為人是離不開信息接收的,信息會改變或固化人的思想,而思想決定行動。

          當蘇聯媒體一邊倒地詆毀英雄,詆毀國家和民族時候,再堅定的老百姓也會迷失方向。

          戈爾巴喬夫起用雅科夫列夫主管意識形態領域后,癡迷西方模式的雅科夫列夫以“大清洗”手法撤換掉所有中央級媒體主管,換上親西方人士。

          蘇共機關報《真理報》主編阿法納西耶夫被調離,換上經濟部主任巴爾費諾夫,黨刊《共產黨人》換上費洛羅夫,《星火報》換上科羅季奇。

          經濟權威刊物《經濟問題》,拿掉了科學院院士恰哈圖洛夫,由美國青睞的經濟學專家波波夫接任。

          幾乎所有被戈爾巴喬夫視為缺乏“新思維”的媒體負責人,一律撤換。

          電視臺,廣播臺也如此換人,電視開始熱衷于惡性事件,吸毒賣淫,醫療事故等容易刺激社會情緒的節目內容制作。

          《莫斯科真理報》公開造謠斯大林是沙皇特工,《星火》周刊發表《告別上帝》丑化列寧,美化尼古拉二世,直接否定十月革命……這一切,沒有受到任何黨紀處分。

          1989年10月23日,連《紐約時報》都在感嘆,“蘇聯報紙除了對布爾什維克革命的褻瀆之外,就是UFO研究,甚至連列寧是恐怖分子的說法都出現了。”

          這樣夠嗎?不夠,戈爾巴喬夫們還在鼓勵“新思維”更徹底一些,公開性更公開一些,1990年6月,戈爾巴喬夫宣布私人可以辦報(年滿18,沒有精神病即可),取消一切審查制度,高唱輿論多元化,將一切推向極致。

          全世界沒有一個國家能允許媒體“自由”到這種地步,可以公開煽動社會矛盾,可以公開煽動民族矛盾,可以宣揚一切顛倒是非,顛倒美丑的言論。

          美國媒體自由,但紅線必須是維護美國基本政治制度,電影也好,電視也罷,展現出來的美國形象總是正義滿滿,自信滿滿,星條旗飄飄,這是主流。

          戈爾巴喬夫給文人,作家,記者帶來了極度“公開性”,最終他們并沒有領情,反而要戈爾巴喬夫滾蛋。

          各家媒體是以自卑自賤為榮,罵自己國家罵得越狠,越能顯示思想境界高人一疇,這個國家從古至今沒有英雄,偉大的只有羅曼諾夫王朝那些低能兒們。

          到葉利欽時代,文人在歡呼媒體脫離了政治,自由了,很快,當媒體被資本控制時,他們不敢說話了。

          電影,90年代俄羅斯93%影院上映美國電影,俄羅斯電影不但沒了市場,也沒有了活力。

          媒體呢?全部由資本收購,七寡頭各有旗下媒體,最大的兩家是古辛斯基的“橋”傳媒和別列佐夫斯基的“生意人”集團,如TV6等等。

          這些媒體集團有時候聯手,有時候互相攻訐,總統大選時,他們又成了選票主宰者。葉利欽曾要求古辛斯基不要攻擊他的家族和團隊,古辛斯基的條件是國家銀行要免除他所欠下的所有貸款。

        蘇聯文人為何能全面摧毀英烈形象?

          直到普京上臺,才慢慢扭轉這十幾年的輿論亂象,2000年6月13日逮捕古辛斯基(金融詐騙),11月13日,以同樣罪名通緝別列佐夫斯基,兩位寡頭全部逃往美國。

          2001年4月14日,克里姆林宮強制接管了獨立電視臺,然后把TV6告上法庭,2002年1月關閉,再變成體育頻道。兩年時間普京就擊潰了兩大寡頭媒體。

          但美國等西方國家指責普京打壓“言論自由”,沒有了與美國合作的媒體,美國又如何能干涉俄羅斯大選?影響俄羅斯政局?普京付出的代價就與西方關系逐漸惡化。

          現在,俄羅斯人在重建健康向上的社會價值觀,每逢衛國戰爭紀念日,都要進行大規模紀念活動。

          重新評價歷史,為卓婭等人正名,并修繕紀念館,愛國主義,集體主義,社會道德,民族尊嚴得到充分強調。

          但恨國者同樣四處出擊,如索布恰克的女兒,宣稱俄羅斯是個落后的,欠鞭打的民族,美國才是人類的希望,網絡領袖阿列克謝,關了放,放了關,一天不罵國家一天不舒服。

          蘇聯后期一些文人對待英烈的態度,的確令人發指,用辱罵自己國家英雄來討好西方。

        蘇聯文人為何能全面摧毀英烈形象?

          今天,特朗普卻在給全世界網友上課,美國是何等重視愛國主義教育。

          中華民族風風雨雨從歷史中一路走來,英雄烈士是一筆無價的財富,這是美國可望不可及的財富。

          你不去珍惜,不去尊重,不去保護,那還有什么未來可言?

          守護英烈,就是守護我們的尊嚴和未來!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