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歷史正名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作者:千鈞棒 發布時間:2018-10-03 21:55:54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昨天是烈士紀念日,烈士紀念日向人民英雄敬獻花籃儀式上午在北京天安門廣場隆重舉行。黨和國家領導人習近平、李克強、栗戰書、汪洋、王滬寧、趙樂際、韓正、王岐山等,同各界代表一起出席儀式。

        而在某些QQ群、微信群和網站上,仍然有一些人在喋喋不休扯張靈甫的所謂烈士的問題。

        這些年來,或者是某些前朝遺老遺少出于復辟舊王朝的目的,或者是某些“靈粉”出于對張靈甫個人的崇拜,這個話題一直沒有停止過,更有甚者,前些年甚至有大學生通過祭掃所謂的“張靈甫烈士”來“繼承革命傳統”。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更加滑稽的是,張靈甫居然成為“紅色”的了。堅決反共到底的張靈甫如果泉下有知,非氣得從大墓里蹦出來不可。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有人還曾經煞有介事為這種做法正名,玩弄偷換概念的詭辯術,稱張靈甫是“民族性的烈士”。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關于這個問題,根本不存在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的問題,只要弄清楚“烈士”這個概念的內涵就一切都清楚了。

        烈士就是指那些在革命斗爭、保衛祖國、社會主義現代化建設事業中及為爭取大多數人的合法正當利益而壯烈犧牲的人員。

        人民英雄紀念碑碑文其實也曾經對烈士的范圍進行了界定:

        三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三十年以來,在人民解放戰爭和人民革命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由此上溯到一千八百四十年,從那時起,為了反對內外敵人,爭取民族獨立和人民自由幸福,在歷次斗爭中犧牲的人民英雄們永垂不朽!

        在起草《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時,相關說明中就已經指出,雖然近代以來的英雄烈士都在法案保護的范圍,但重點還是“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

        【起草工作中注意把握以下幾點:一是突出重點,旗幟鮮明講政治。堅決維護中國共產黨、人民軍隊、人民共和國歷史上的英雄烈士代表性人物和集體形象。近些年,一些人丑化、詆毀、貶損、質疑我黨我軍歷史上的英雄烈士,其實質是動搖中國共產黨的執政根基和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對這些行為必須在法律上明確予以禁止。二是弘揚英烈精神,傳承紅色基因。無論時間過去多么久遠,先烈的英名和功績都將永世長存。突出加強宣傳教育,在全社會營造緬懷、崇尚、學習英雄烈士的正氣和濃厚氛圍,弘揚傳承英雄烈士精神。
                          ——關于《中華人民共和國英雄烈士保護法(草案)》的說明。

        概念是非常清楚的,是不是烈士,是誰的“烈士”,關鍵在于他為什么而付出生命。

        一小撮人說張靈甫是烈士,理由是他曾經為抗日做過貢獻,所以他死了,就應該是烈士。

        為了阻礙新中國的誕生,死于反共反人民的戰爭中,卻要中國政府承認他是“烈士”,何等荒唐!

        如果用曾經做過有益的事情作為標準來衡量是否是烈士的話,那么汪精衛也應該是所謂的“烈士”。

        汪精衛年輕的時候也是熱血青年,曾經謀刺清朝攝政王載灃。

        汪精衛因謀刺不成被捕,本當按律判處死刑,后來卻被判處終身監禁。武昌起義后,清廷被迫釋放政治犯,汪也獲釋。其在獄中寫有詩一首:“慷慨歌燕市,從容做楚囚;引刀成一快,不負少年頭”。但因晚節不保,已無人記誦。

        1905年7月謁見孫中山,加入同盟會,參與起草同盟會章程。8月被推為同盟會評議部評議長。后以“精衛”的筆名先后在《民報》上發表《民族的國民》、《論革命之趨勢》、《駁革命可以召瓜分說》等一系列文章,宣傳三民主義思想,痛斥康有為、梁啟超等的保皇謬論,受到孫的好評。

        1912年1月南京臨時政府成立前夕,按孫囑咐代起草臨時大總統府就職宣言。后留在孫身邊工作。

        從汪精衛曾經的壯舉,并不比譚嗣同等“戊戌六君子”差。 論對建立中華民國的貢獻,他也不小,后來他死了,大陸的國民政府和后來臺灣的國民政府怎么就不定他為“烈士”呢?

        道理很簡單,假如他在刺殺清朝攝政王載灃的時候犧牲,或者被清廷判死刑以后執行了,那么我相信海峽兩岸和國共兩黨都會認為他是烈士,而他偏偏在做過好事以后做了壞事。

        至于那個網民“平民說說”所謂的張靈甫是“民族性烈士”的說法也是不堪一駁,所謂的“民族性”無非是說他曾經在抗戰中有過貢獻,對此我們有必要進行具體分析。退一萬步說,我們姑且認同網民“平民說說”的歪理邪說,分什么“革命性”的和“民族性”的烈士,那么按照“為……而死”來衡量,張靈甫充其量也只能是所謂的“革命性”的“烈士”,只不過是國民黨反動派心目中的“烈士”,因為國民政府把自己的軍隊叫做“國民革命軍”,共產黨稱為解放戰爭的戰爭他們稱為“戡亂救國”,與“民族性”一點關系也沒有,又何談什么“民族性烈士”呢?

        下面我們再就國民黨軍人與抗戰的關系進行具體分析:

        直接在抗戰中犧牲的國民黨官兵就不用說了,比如張自忠等,中國政府一直承認他們是烈士。

        那么以國民黨軍在抗戰中的不同表現和在解放戰爭中的不同表現進行組合,可以得到下面幾種情況。 

        一是在抗戰中有貢獻,后來雖然曾經參與反共反人民的戰爭,但是最終投入到人民陣營中,比如傅作義、李宗仁、衛立煌等等,人民還是給予他們很高的榮譽。有些雖然是堅決反共,結果在反共反人民的戰爭中被俘,最后在教育改造中轉變立場,成為人民的一員,比如杜聿明等被俘以后釋放的原國民黨高級將領。

        二是在抗戰中有過貢獻,后來死于反共反人民的戰爭,比如張靈甫、邱清泉,劉勘等。

        三是在抗戰中不但沒有貢獻,反而是跟日本人勾勾搭搭,后來又積極參與反共反人民的內戰,比如何應欽等,這位何應欽在中共開列的43名國民黨戰犯中位居第五。

        那個網民“平民說說”所謂的張靈甫是“民族性烈士”無非是認為張靈甫曾經為抗日做過貢獻,但是他是為了抗日死的嗎?如果他算“烈士”,那么邱清泉、劉勘等人呢?如果這些人成為了所謂的“烈士”,擊斃他們的解放軍戰士又算是什么呢?

        “靈粉”也好,“平民說說”也好。他們共同點荒謬之處在于偷換概念,把烈士的定義由“為…而死”偷換成為“曾經做過什么,后來死了”。

        另外,張靈甫算不算“烈士”,要看是在什么政治勢力和什么人心目中。就因為他死在國民黨反動派發動的反共反人民的內戰中,所以蔣介石和國民黨政府認定他是“烈士”。很簡單,他在阻礙新中國的成立中雖然沒有成功,卻“成仁”了,所以在國民黨反動派的心目中,他就是“烈士”。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關于這一點,還是臺灣的媒體說得比較客觀和一針見血:

        假如張靈甫算烈士,那么汪兆銘呢?

        有人說,就算是張靈甫是死在反共反人民的戰場上,看在他曾經對抗日有過貢獻,認定他一個“烈士”的稱號行不行?

        這個問題還是由曾經在臺灣執政的國民黨回答吧。

        2015年,在紀念抗戰勝利70周年的時候,臺灣“中央社”報道,臺“國防部”紀念對日抗戰勝利70周年的“勇士國魂月歷”,列出中國共產黨將領左權為殉國將領,一樣曾參與對日抗戰的共產黨將領彭雪楓,則因對戰“國軍”時死亡,未列入殉國將領名單。

        據報道,臺“國防部”發言人羅紹和對此說,“文教處”編印“勇士國魂月歷”時,邀請學者專家討論,他們認為左權的狀況比較適合納入殉國將領,彭雪楓的狀況不宜。

        臺“國防部”政治作戰局文宣心戰處處長余宗基說,彭雪楓是和“國軍”對戰作戰死亡,和左權對日作戰陣亡不同,”勇士國魂月歷”主要以對日作戰陣亡的將領為主,彭雪楓狀況和這次主題不是很契合。

        不錯,彭雪楓的確是死于與所謂的“國軍”的對戰中,與張靈甫一樣都是并非死于抗日戰場上。

        彭雪楓師長當時所攻擊之敵為國民黨頑軍李光明部,此時李光明雖是國軍,卻已率部第三次投偽,其實這種拿國府和日偽兩份餉,“聯合日軍只打新四軍不打國軍”的偽化頑軍數以十萬計,實為偽軍,彭雪楓毋庸置疑是犧牲于對偽軍的作戰。

        在這里對所謂的“頑軍”進行一下科普。

        “頑軍”是中國共產黨在抗日戰爭期間使用的詞匯,指的是建立抗日民族統一戰線后仍然仍然奉行蔣介石的“限共”、“反共”政策的中華民國政府領導下的國民黨軍,以蔣中正嫡系中央軍為主,往往稱其為“頑軍”或者“國民黨頑固派”。為求生存,中國共產黨領導下的抗日隊伍不得不在打擊日偽同時,抗擊國民黨軍中的頑固派的進攻。

        在1939年冬至1940年春,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第一次反共高潮。

        在1941年1 月,國民黨頑固派發動第二次反共高潮(“皖南事變”),針對南方的新四軍。

        在1943年春,國民黨頑固派策劃發動第三次反共高潮。

        在抗戰中,國共兩黨軍隊尚是友軍,面對國民黨頑固派主動發起的摩擦,共產黨領導的軍隊只能被動還擊,彭雪楓與頑軍李光明部發生戰斗的時候就是這種情況。

        而在解放戰爭中,國共兩黨軍隊已經互為敵軍,而張靈甫是在蔣介石集團發動內戰以后由“全面進攻”改變為“重點進攻”的時候,在進攻我山東解放區的時候喪命的。

        請注意,在國共兩黨軍隊尚是友軍的情況下,國民黨頑固派主動發起摩擦,造成為抗日戰爭做出過卓越貢獻的彭雪楓犧牲,臺灣的國民黨當局不承認他是烈士,因為他是死于與所謂的“國軍”的對戰中。

        而在國共兩黨軍隊已經互為敵軍的情況下,張靈甫不但主動進攻我解放區,還在解放區大肆屠殺民眾,最后死于與“共軍”的對戰中,前朝遺老遺少卻要共產黨政府承認因為反共而喪命的他是“烈士”。

        有這種道理嗎?

        從反面講,以曾經在歷史上做過有益的工作對比,國民政府從大陸到臺灣都沒有認定曾經為中華民國建立作過貢獻的汪精衛是“烈士”;從正面講,以曾經在抗日戰場上做過有益的工作對比,臺灣當局沒有承認彭雪楓是烈士,而前朝遺老遺少們卻要政府承認死于國民黨主動發起的反共反人民的內戰中的張靈甫是“烈士”,有這種道理嗎?

        還是臺灣媒體中時電子報一針見血,張靈甫是“反共烈士”。

        對于這一點,有一個辦法可以檢驗一小撮人鼓噪的認為張靈甫是“烈士”是出于“民族大義”是真是假,假如同樣是這個張靈甫,假如他在孟良崮戰役中投降或者被俘,后來像杜聿明等被俘以后釋放的原國民黨高級將領那樣被政府安排其他工作,一小撮人還會出于“民族大義”要求認定他是“烈士”嗎?相信很多人心中已經有了答案。

        一個國民黨反動派政府認定的“烈士”,如果共產黨政府也認定是“烈士”,說明什么?一是說明國民政府是合法政府,二是說明中國共產黨領導的推翻蔣家王朝的解放戰爭是非法的。一小撮所謂的“果粉”拼命為張靈甫招魂,并不是為某一個曾經為抗日做過貢獻的國民黨將領爭取個人的名譽權那么簡單,而是要共產黨自己否定自己的合法性和中國革命的合法性,這才是問題的實質。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