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博文精選

        壬岷丨毛澤東:一想到建立紅色政權犧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擔心今天的政權

        作者:紅墻往事 發布時間:2018-10-01 12:03:07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e7d1c76bdcd63af9b5a1cc18f9e110ae.jpg

                一想到建立紅色政權犧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擔心今天的政權。

          毛澤東沉痛而感慨地說:“關鍵時刻,敵人是沒有人情味的,殘酷得很。當時二十八團第一營營長是林彪,第三營營長是肖勁,林彪比較會打仗,提拔為團長。”

          1928年9月,二十八團和三十一團三營在遂川一仗中就殲滅了尾追在后面的敵五個營,打死了叛徒袁崇全,占領遂川縣城。9月后,回井岡山。

          毛澤東說,一回到井岡山,腦子里就看到了他們一張張年輕的面孔,都是活生生的。他們都是有堅定信仰有犧牲精神的好同志,犧牲時都只有二十多歲呀!

          當時主席吸了一口煙,繼續說道:井岡山斗爭說到底是一場你死我活的階級斗爭,是一場槍桿子青年運動。井岡山斗爭高舉五四反帝反封建的大旗,進一步反剝削反壓迫,是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五四青年運動的繼續和發展。井岡山的斗爭是偉大的,這些為革命犧牲的青年人是偉大的。

          一想到建立紅色政權犧牲了那么多的好青年、好同志,我就擔心今天的政權。蘇聯的政權變了顏色,蘇聯黨內有個特權集團、官僚集團,他們掌握了國家的要害部門,為個人撈取了大量的政治利益和經濟利益,一般黨員和普通老百姓是沒有什么權利的。你提意見他們不聽,還要打擊迫害。

          我們國家也有危險,官僚主義作風反了多次,還是存在,甚至比較嚴重,官僚主義思想也比較嚴重。打擊迫害、假公濟私的事有沒有?這樣的事情,你們知道得比我多。但報喜不報憂,這也是官僚和封建東西。做官有特權、有政治需要、有人情關系。縣官不如現管,假話滿天飛,忽“左”忽右、形左實右,這些很容易造成干部的腐化、蛻化和變質,蘇聯就是教訓。我很擔心高級干部出現修正主義,中央出現修正主義怎么辦?有沒有制度管住他們?(2001年7月26日王卓超口述)

        建立新中國死了多少人?有誰認真想過?我是想過這個問題的

          毛澤東的話語猶如黃洋界的泉水涓涓不息,又像井岡山龍潭的瀑布呼嘯而下,汪東興、劉俊秀、王卓超三人一陣陣驚嘆,又一陣陣尷尬。

          (《前奏—毛澤東1965年重上井岡山》馬社香著,當代中國出版社2006年10月,第154-157頁)

          顯然,毛澤東這時對國內階級斗爭形勢的估計已十分嚴重。他擔心,干部嚴重脫離群眾的狀況如果發展下去,會變成“官僚主義者階級”,“最后必然要被工人階級把他們當作資產階級打倒”。當時主持中央“一線”工作的領導人和許多大區、省一級的領導人對此卻沒有作出相應的反應。這使毛澤東非常不滿。自一九五九年以來黨內高層領導中對形勢估計、農村“包產到戶”問題等的意見分歧,一步步積累起來,更使他認定問題首先出在黨的上層。他曾對身邊的護士長吳旭君說過:“我多次提出主要問題,他們接受不了,阻力很大。我的話他們可以不聽,這不是為我個人,是為將來這個國家、這個黨,將來改變不改變顏色、走不走社會主義道路的問題。我很擔心,這個班交給誰我能放心。我現在還活著呢,他們就這樣!要是按照他們的作法,我以及許多先烈們畢生付出的精力就付諸東流了。”

          “我沒有私心,我想到中國的老百姓受苦受難,他們是想走社會主義道路的。所以我依靠群眾,不能讓他們再走回頭路。”

          “建立新中國死了多少人?有誰認真想過?我是想過這個問題的。”(訪問吳旭君談話記錄,2002年1月18日。)

          他逐漸形成這樣的想法:中國會不會放棄社會主義而走上資本主義道路,關鍵還不在城鄉基層,而是在上層,尤其是中央。如果在中國自上而下地出修正主義,它的危險比自下而上地出修正主義要大得多,也快得多。他對如何鞏固社會主義制度、防止資本主義復辟的關注重點有了很大變化。這從前面提到的他在中央工作會議上說過的幾句極不尋常的話中,可以看得很清楚。他說:“先搞豺狼,后搞狐貍,這就抓到了問題。你不從當權派著手不行。”“杜甫《前出塞》九首詩,人們只記得‘挽弓當挽強,用箭當用長,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這四句,其他記不得了。大的倒了,其他狐貍你慢慢地清嘛!”(毛澤東在中央工作會議上的插話記錄,1964年12月20日。)“二十三條”中規定“這次運動的重點,是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也是點出了這個問題。

          但對采取這樣嚴重的步驟,毛澤東并不是很快就能下定決心。他還需要時間,需要繼續觀察和反復思考。所以,在中央工作會議上他只是含蓄地提出問題,并沒有把他的全部想法說得更明白。“二十三條”雖然提出要“整黨內那些走資本主義道路的當權派”,大多數人并不清楚它指的是哪一級的“當權派”,更不知道它所指的是什么人。

          這年五月,毛澤東從武漢經過湖南茶陵和江西永新重新登上井岡山。他已經相隔三十六年沒有回到這個當年艱辛開創革命事業的故地了,不禁心潮奔騰,寫下一首《念奴嬌-井岡山》詞,里面寫道:“猶記當時烽火里,九死一生如昨。獨有豪情,天際懸明月,風雷磅礴。一聲雞唱,萬怪煙消云落。”(《毛澤東詩詞集》,中央文獻出版社1996年9月版,第212、213頁。)陪同上山的湖南省委第一書記張平化要向他匯報一下湖南省社教運動的情況,他說:“不用匯報了,情況我都知道。現在看來光搞社教運動不能完全解決問題。”(《毛澤東回湖南紀實(1953—1975)》,湖南人民出版社1993年12月版,第278頁。)他內心正醞釀著要發動一場氣勢“磅礴”的“風雷”,期待能做到“一聲雞唱,萬怪煙消云落”。

          (中央文獻研究室著,《毛澤東傳(1949—1976)》中央文獻出版社2004年第一版,1389-1391頁)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