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青春時代

        鹿野:單純給大學生加壓合適么?——對中科院大學“給學生零分”的思考

        作者:鹿野 發布時間:2018-09-24 07:57:41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由于近年來高校學生就業形勢越來越嚴峻等原因,最近一段時間越來越多的媒體強調大學應該“寬進嚴出”,通過強化教師的權威和學校對于教學的管理來提高教育質量。

          一個典型的例子是,這兩天中國科學院大學副教授蘇湛“火了”,起因是他用文言文寫了一封成績公告。蘇教授在公告中寫道:“凡今抄襲者,一經查實,不問考勤,皆黜落。”而他“黜落”的方式是,給22位選修課《科幻文學與影視創作》期末作業涉嫌抄襲的學生直接打了0分。不少媒體紛紛以及網友“點贊”,表示“早該這樣了”。

          應該說,當下高等教育質量和就業形勢確實令人堪憂,是該用一些改革解決這些問題。可問題是,僅僅靠這種一刀切式的,給大學生們“打零分”、“掛科”以增大壓力的做法,就能夠解決相關問題嗎?大學的課程設置質量是不是也應該提高一下,教學的方式是不是也有待改善?筆者在這里僅僅以中科院大學“給學生零分”這一熱點事件為例簡單分析一下當前教育所存在的問題,僅供朋友們參考。

          一、課程設置應該符合學科規律

          筆者個人認為,教育質量的好壞首先在于學校課程設置的本身是否合理。如果要是學校課程本身設置就不合理的話,那么學生再努力學習也是不大可能有良好效果的。

          而在這幾天被熱捧的大學老師給學生零分事件當中,據筆者了解《科幻文學與影視創作》這門兒選修課主要是講科幻文學方面的一些寫作知識,重點講一些寫作技巧以及文本分析的案例。這類課沒有讓學生深入了解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實踐,沒有指導學生觀察、體驗、了解社會生活,全靠學生自己腦補和感受。然后考察的方法又是讓學生自己寫一篇科幻小說,其實就是讓學生用純技巧去憑空編造。雖然這樣的考察初衷是理論結合實踐,但是違背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和創作規律,某種程度上是難為學生做無米之炊。

          這么說并不是為抄襲的學生開脫,而是說不解決其根源只是生硬的懲罰,是解決不了根本問題的。大學生的抄襲固然是不誠實的學風問題,但也是教育考察和課程設置的問題,當然也有更復雜的社會原因導致學風浮躁等等。我們不展開來談一般情況,就文藝創作課程來講,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認為,從事文藝創作固然可以有一些寫作知識來作為輔助,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來源于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實踐。如果要是不去了解廣大人民群眾的生活實踐,單純靠一點兒寫作知識就認為自己可以從事文藝創作,則是最為荒唐不過的事了。正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所指出的:

          【文藝工作者要想有成就,就必須自覺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心連心,歡樂著人民的歡樂,憂患著人民的憂患,做人民的孺子牛。對人民,要愛得真摯、愛得徹底、愛得持久,就要深深懂得人民是歷史創造者的道理,深入群眾、深入生活,誠心誠意做人民的小學生。藝術可以放飛想象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文藝創作方法有一百條、一千條,但最根本、最關鍵、最牢靠的辦法是扎根人民、扎根生活。】

          有的朋友可能會說,科幻小說可以沒有生活實踐。但其實科幻只不過是一種藝術手法,其根基仍然是人民的現實生活。因此,包括采用科幻等浪漫主義手法的文藝創作,同樣離不開對于人民群眾生活實踐的感悟。之所以馬克思主義者認為采用科幻手法創作的扎米亞京的《我們》和奧威爾的《1984》沒有任何藝術價值可言,就是因為其脫離了人民與生活,僅僅限于個別知識分子的臆想。就像高爾基所指出的,扎米亞京的小說想表達自己的憤怒,但其實只不過像嫁不出去的老處女在自我發泄一樣,只會讓廣大旁觀者感到惡心。

          因此,文藝創作課程應該像延安的“魯藝”一樣有安排深入群眾進行生活體驗的內容,而不是弄個單單空談理論的選修課。在沒有讓學生進行任何生活體驗,僅僅講了一點兒寫作知識的情況下,直接就讓學生進行科幻小說的創作,本身這種課程設置就有很大的不合理性。這種課程很難產生高質量的文藝作品,最終結果也只不過是浪費了教師和學生雙方的時間而已。

          二、教師教學應該符合教育規律

          另一方面,教育質量的好壞也在于教師的教學狀況。而在這一文藝創作課程中,相關老師也要提升教學水平以適應此種課程教育規律的。

          比如說,在強調自己要給學生零分的那個聲明里面,蘇湛就寫道:“子曰:以德報怨,何以報德?又或曰:不責奸佞,何以酬忠義?成績者,國之公器,人才之所系,湛不敢自專,故延請校外專家共閱諸君奇文以勘賢愚。視今諸生,有長于言辭,妙筆生花者,擢于上等以褒其能;有訥言敏行,藏秀于心者,諸師雖秉筆直判,亦皆予合格,以慰其勞。人各有能,不可強求,但誠實勤勉,皆我赤子。惟抄襲剽竊、沐猴而冠之丑行,諸惡之首,天下所共誅,必不容也。”

          然而事實上,好的文藝作品其語言必須要貼近群眾與貼近生活,如果只是一些堆砌辭藻、脫離生活的語言文字也沒有太多文學上的價值。因此,教師講授文藝創作課時更應該以身作則,避免給學生帶來不良影響。

          順便說一下,中國古代的確曾經發生過多次倡導“古文”的運動,比較有代表性的就是韓愈等在唐朝的古文運動。但是這種運動本質上講是托古改制,力求讓語言更加貼近而不是遠離生活。我們只要對比一下司馬相如和韓愈的名篇,就可以看出來這一點:

          【滭弗宓汩,逼側泌瀄。橫流逆折,轉騰潎冽,滂濞沆溉。穹隆云橈,宛潬膠戾。逾波趨浥,涖涖下瀨。批巖沖擁,奔揚滯沛。臨坻注壑,瀺灂霣墜,沈沈隱隱,砰磅訇礚,潏潏淈淈,湁潗鼎沸。馳波跳沫,汩濦漂疾。

          (司馬相如《上林賦》)

          師者,所以傳道受業解惑也。人非生而知之者,孰能無惑?惑而不從師,其為惑也,終不解矣。生乎吾前,其聞道也固先乎吾,吾從而師之;生乎吾后,其聞道也亦先乎吾,吾從而師之。吾師道也,夫庸知其年之先后生于吾乎?是故無貴無賤,無長無少,道之所存,師之所存也。

          (韓愈《師說》)】

          三、“誠信”不能搞雙重標準

          當然,有的朋友可能會說,就算這門課程設置的不合理,教學質量也不高,但文藝創作抄襲本身就是一種極不道德的現象,給零分也是理所當然的。其實,這種認識看似有一定的合理性,其實也是我們長期拋棄了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產物。

          嚴格意義上來說,優秀的文藝作品是不可能被抄襲的。因為文藝作品的核心并不是語言文字更不是情節套路,而是對于廣大人民群眾生活的深刻體驗,反映的是“典型環境下的典型性格”。因此,沒有這種體驗的人是絕對不可能抄襲成功的。比如說,《紅樓夢》和魯迅的作品就擺在那里,但是只要有點自知之明的人就知道自己抄不來。因為抄襲者不可能有相關的生活體驗,像原創者一樣反映出典型環境下的典型性格。

          那么,為什么今天的作家大都特別反對抄襲?而且像瓊瑤的小說和某些網絡小說很多都被抄襲成功了呢?答案很簡單,因為這些作品本身就沒有反映典型環境下的典型性格,而是通過胡編亂造一些情節套路等低級趣味來吸引讀者。其根本稱不上是文學,只不過是在資本控制下攫取利潤的一種文化快餐甚至文化垃圾而已。那些作家實際上不過是資本控制的寫手,反對抄襲也僅僅是為了反對老板的利潤被別人奪走,和提高文藝作品的質量毫無關系。

          其實,如果要是真正有了生活體驗,文藝作品即使是文字和情節等方面相似,其價值也絲毫不會因此而降低。比如說,萊蒙托夫《當代英雄》和屠格涅夫的《羅亭》在故事情節與人物塑造方面與普希金的《葉甫蓋尼•奧涅金》大同小異。但是,不但沒有人把萊蒙托夫和屠格涅夫這種做法視做抄襲,反而被稱之為塑造了“多余人”的“系列形象”,成為了俄國文學史上的一段佳話。

          其實,教師如果能在第一堂課時就說明這門課最后要求寫一篇科幻小說,一旦抄襲的話給零分,讓興趣不高的人退課,很多矛盾就不會產生了。如果開始時不做任何說明,到最后學生退不了課時才說,本身也是侵犯學生知情同意權的行為。

          另外,真正需要反對抄襲的不是文藝作品而是學術著作。現實中不少大學教授存在抄襲、代筆或者胡編亂造等學術造假現象是眾所周知的,但我們卻很少看到那些對學生“不誠信”處罰異常嚴厲的教授以同樣地積極性同學界中的不正之風作斗爭,這恐怕也是令人深思的。

          四、單純給大學生加壓是推卸責任

          在這里需要說明一下,上面這些分析并不是針對蘇教授個人和中科院大學的。這種現象僅僅是長期以來高校里“去馬克思主義化”流行,導致課程與教學混亂的一個縮影。

          從上面的分析當中,我們可以看出在現在大學課程去馬克思主義流行的情況下,單純鼓吹強化教師的權威和學校對于教學的管理,如“給學生零分”,“寬進嚴出”等,往往只能是浪費學生的精力,很難在根本上收到良好的效果。對于一些人文社會科學方面的課程更是如此,甚至有可能讓學生被老師帶歪,更加遠離馬克思主義,這就違背了高校教育的初衷。

          那么,為什么這種做法還這么流行,甚至得到了不少媒體的吹捧呢?答案很簡單,學生是弱勢群體,強調高校教育質量不高,學生就業形勢越來越嚴峻等問題僅僅是學生的責任,其實也就回避了資本勢力泛濫與學術界和教育界去馬克思主義化等更深入的原因。

          比如說,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看,現在大學生的就業越來越困難,最根本的原因并不是學習不努力,而是資本勢力膨脹下相對人口增加的必然產物。這也就是馬克思在《資本論》中所指出的:

          【過剩的工人人口是積累或資本主義基礎上的財富發展的必然產物,但是這種過剩人口反過來又成為資本主義積累的杠桿,甚至成為資本主義生產方式存在的一個條件。……勞動生產力越是增長,資本造成的勞動供給比資本對工人的需求越是增加得快。工人階級中就業部分的過度勞動,擴大了它的后備軍的隊伍,而后者通過競爭加在就業工人身上的增大的壓力,又反過來迫使就業工人不得不從事過度勞動和聽從資本的擺布。工人階級的一部分從事過度勞動迫使它的另一部分無事可做,反過來,它的一部分無事可做迫使它的另一部分從事過度勞動,這成了各個資本家致富的手段。】

          但問題在于,大學當中的高級知識分子們享有很大的話語權,更不要說近年來日益膨脹的資本勢力了。因此,某些媒體往往不敢強調教師和學校的責任,更不敢強調背后資本勢力的責任。其把責任完全推給學生,單純鼓吹給大學生們加大壓力,如“給學生零分”,“寬進嚴出”等,也就成了當前社會環境下的某種必然。

          這當然不是說今天的大學當中不存在學生不努力的現象,更不是說大學生就應該靠抄襲等手段應付差事,只是說學校和教師乃至社會上的資本勢力才是高校教育質量不高,學生就業形勢嚴峻等問題的主要責任者。而且事實上今天的大學生們承受的壓力并不小,特別是由于受西方教育模式影響,很多大學要求學生學習的劣質選修課越來越多。因此,我不太看好“給學生零分”等單純強調給大學生們加大壓力的做法。

          按照馬克思主義的觀點來看,學生與教師和學校在教育中的地位是不對等的。即使單純要想改變現在很多大學教育質量不高的情況,也應該更多的從學校和教師入手。像如果要是把大學的教學和考試分割開來,由國家對高校的骨干課程實行統一考試,規定學生通不過統一考試的比例達到一定程度要問責相關學校的領導,某門課通不過的人數較多要清退授課教師,那么學校和教師肯定就會加強授課質量,大學的教學質量自然就提高了。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