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青春時代

        知青上山下鄉與中美領導人選拔制度對比

        作者:韓東屏 發布時間:2018-09-29 20:16:33 來源:民族復興網 字體:   |    |  

          面對中國年青一代的情況,中國政府有必要再來一場上山下鄉運動。組織高中畢業生,大學生到農村去參加一定時間的社會實踐,弄明白糧食是怎樣生產出來的,知道一點農業知識。非常有必要。必須是強制性的,沒有選擇的。任何一個高中畢業的公民,都必須參加兩年有組織的農業生產勞動。就像有些國家有強制服兵役的制度那樣。中國應該有一個強制參加工農業生產勞動的制度。方法可以討論。可以組織生產建設兵團到農村去,讓農民教他們怎么種地。 這肯定是個受苦的事情。但年輕人吃點苦有什么不好。為什么要強制性的,就是因為不強制的話,就會有人逃避,當官的,有錢的,就會想辦法走后門。

          我在美國教政治課,特別是比較政治的時候,會向美國學生提出一個問題,中國領導人的選拔制度與美國領導人的選拔制度,孰優孰劣?中國領導人,比如習近平,一個北京出生長大的城市青年,生活在優越的生活環境中,因為一個席卷全國的社會運動,到了一個陌生的,艱苦的農村去,吃盡了生活的苦頭,同時開始認識中國農村,中國農民,了解了占人口百分之八十五的中國人民的生活狀況,了解了中國人民的疾苦。

          他曾受不了農村的苦,想要離開農村。但他堅持了下來,接受了艱苦生活的鍛煉,當上了生產隊長,生產大隊的黨支部書記。因為他出色的表現,他在八年后,被跟他一起勞動生活的農民們推選去上大學。當時叫做工農兵大學生。我曾經寫過一篇短文,講工農兵大學生是中國歷史上,人類歷史上最優秀的大學生。因為他們有全局觀念,因為他們來自人民,了解下情。

          大學畢業后,習近平當過秘書,當過縣委書記,地委書記,市委書記,省委書記,然后到中央工作,從中央委員到政治局委員,到政治局常委,最后黨中央總書記。幾乎沒有超越任何級別,一步一個腳印的經受鍛煉,最后成為國家領導人。幾乎所有的中國領導人,都是這樣一步一個腳印的走上來的。我認為中國有這樣一批領導人是中國在各國中的表現比較好的主要原因。

          而美國的領導人,如小布什,如特朗普,等等,都出生于精英家族。從小養尊處優。他們不了解美國的普通老百姓,普通老百姓也并不了解他們。只是在選舉的過程中,在電視上看他們互相辯論。最后通過選票,其中一個人被當選。誰也不知道他是否是真正被選出來的,還是別的原因選出來的。比方說,現在美國就有人認為特朗普當選就是跟俄羅斯的摻和有關。

          我要說的是,不是美國人的選舉好與不好的問題。美國人愿意花天量的錢,來搞一場選舉,而且還不知道是不是選出了真正人民需要的,信任的領導人,那是美國人自己的事。跟別人無關。

          我要想說的是某些中國人,并不完全了解美國的選舉的性質,按照美國人自己的說法美國的選舉就是一場政治分贓的游戲,卻要把這個選舉制度奉若神明,認為是萬無一失的,放之四海而皆準的圭臬。中國人有五千多年的文明史,有我們自己的文化傳統,有我們自己的做事方式。我們完全沒有必要見異思遷。像我們古人嘲笑的那些邯鄲學步的人那樣,學美國人的民主。中國人要有自信,中國人要建立中國人自己的民主制度。

          復旦大學歷史系的教授葛劍雄最近在YouTube上發了一通關于中國知青的談話。我本來是不看YouTube的。是我的一位在以色列的學生轉發發給我才看到的。因為有許多當年的知青對自己下鄉的經歷說青春無悔。葛劍雄教授非常不滿。霸道的說這是不對的。知識青年上山下鄉等等,都是錯誤的,都是應該徹底否定的。因為這些人的行為不是自己的選擇。我想這也太霸道了。為什么當年的知青不可以青春無悔?為什么他們必須要否定自己的歷史和經歷?你葛劍雄可以隨便否定自己和自己的歷史,但你沒有權利強迫別人這樣做。

          葛劍雄說要否定知青下鄉等等,因為當年下鄉的知青,不是自己的選擇。我的學生問我葛劍雄教授算不算歷史學家。我說不算。因為他不敢直面歷史。他充其量只能算是一個政治投機分子。當年知青下鄉運動中,毫無疑問是有許多不情愿的。但也有相當的多數是自愿選擇的。 道理很簡單,我們都是社會動物。我們都是受社會大氣候所左右的。當社會大氣候認為某事是正確的,是值得做的,大部分人是會去做的。像美國的和平軍,都是到第三世界國家,到艱苦的地方,美國政府一號召,就有好多美國大學畢業生放棄優越的家鄉,優越的條件,報名參加。葛劍雄教授有什么證據說中國的知青當年不是選擇到艱苦的農村,去為改變中國農村的落后狀態去奮斗,去貢獻自己一份力量。美國青年能為別國的發展去第三世界國家,為什么中國的知青不能自愿到中國的農村去。我就知道我的許多親戚就是自愿到農村去的。

          我們在這個世界上的選擇是很有限的。我想告訴葛劍雄教授的是,你并沒有選擇你的出生,你沒有選擇的你的出生地,你沒有選擇的你的出生時間,和你的父母。你以為是你的選擇,其實那只是個錯覺。你對你對生活方式的選擇,你的職業選擇,包括你上大學,當教授的選擇,看上去是自己的選擇。其實是選擇選擇了你。正如馬克思所說,人類在創造自己的歷史,但不是在自己選擇的環境中創造歷史。就這么簡單。

          我認為中國社會現在面對一個大危機。由于獨生子女的政策,中國年輕人被年嬌慣嚴重。 什么都不能干,什么苦都不能吃。這不能怪孩子。這是家長,社會造成的。家長為了讓孩子在考試中爭上游,不讓孩子干家務活。學校的老師為了孩子考出好成績,好拿獎金,好受表揚,拼命給學生補課,布置做不完的作用。他們恨不能他們的孩子成為背書的機器,不吃飯,不睡覺。家長和社會聯合起來把中國的下一代培養成五谷不分,四體不勤的書呆子。

          我在美國大學教一門“農業,社區和環境保護”的課。美國學生很喜歡。這一門課需要到地里去干些活。我們到地里去翻地,施肥,然后播種,除草,收獲,并用我們自己的收獲的菜做飯。美國學生對實習這一部分很興奮。都干的很起勁。但班上的三個中國留學生,動不了手,在一旁呆呆的看著。還問有沒有手套。美國學生不怕弄臟自己的手,而中國學生,叫苦蚊蟲咬。要求提前離開。后來的實習課則干脆選擇逃課。

          面對中國年青一代的情況,中國政府有必要再來一場上山下鄉運動。組織高中畢業生,大學生到農村去參加一定時間的社會實踐,弄明白糧食是怎樣生產出來的,知道一點農業知識。非常有必要。必須是強制性的,沒有選擇的。任何一個高中畢業的公民,都必須參加兩年有組織的農業生產勞動。就像有些國家有強制服兵役的制度那樣。中國應該有一個強制參加工農業生產勞動的制度。方法可以討論。可以組織生產建設兵團到農村去,讓農民教他們怎么種地。 這肯定是個受苦的事情。但年輕人吃點苦有什么不好。為什么要強制性的,就是因為不強制的話,就會有人逃避,當官的,有錢的,就會想辦法走后門。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