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當前位置 : 首頁 > 文章中心 > 網友雜談

        背叛信仰者還能留在中共黨內嗎——評賀衛方的政治謬言

        作者:秀才用兵 發布時間:2018-10-04 08:26:19 來源:察網 字體:   |    |  

         

        背叛信仰者還能留在中共黨內嗎——評賀衛方的政治謬言

         

        時間:2018-10-01 19:11 •來源: 察網 •作者: 朱志華

          研讀習近平講話,不僅使我想起中國著名高校北京大學師資隊伍中的賀衛方,其屢屢在公開場合散布種種錯誤政治言論,甚至常常突破底線。然而時至今日,作為“西化”、“自由化”的一個標桿性人物,賀衛方的錯誤觀點一直沒有得到思想上的清算和批判,其是否還混跡于三尺講臺也不得而知;更令人瞠目的是這樣的人居然還披著共產黨員的外衣,甚至被評為優秀黨員。

         背叛信仰者還能留在中共黨內嗎?——七評賀衛方的政治謬言

          【按:今年9月10號是我國的第34個教師節。是日習近平同志在全國教育大會上作了重要講話。講話明確指出,辦好中國的高等教育,必須堅持社會主義辦學方向。他同時強調,人民教師無上光榮;對教師隊伍中存在的問題,要堅決依法依紀予以嚴懲。研讀習近平講話,不僅使我想起中國著名高校北京大學師資隊伍中的賀衛方,其屢屢在公開場合散布種種錯誤政治言論,甚至常常突破底線。然而時至今日,作為“西化”、“自由化”的一個標桿性人物,賀衛方的錯誤觀點一直沒有得到思想上的清算和批判,其是否還混跡于三尺講臺也不得而知;更令人瞠目的是這樣的人居然還披著共產黨員的外衣,甚至被評為優秀黨員。鑒于研讀習近平講話有感,故重新發表我七評賀衛方的文章,以期引發人們的共同思考,作為培養社會主義建設者和接班人的高等院校,能否允許“賀衛方們”繼續占據著大學講壇?共產黨人的隊伍中難道還允許背叛信仰者繼續生存下去嗎?(上述按語寫于2018.9.29.)】

          (以下為2016年寫的文章)

          欣見福建省寧德市漳灣鎮團委書記王銀川同志致賀衛方先生的公開信,有理有據地對賀衛方種種謬言怪論進行駁斥,也看了賀衛方立場錯誤、邏輯混亂、不談要害、避重就輕的答復,以及無黨派人士林愛玥先生和“無風即風”的兩篇評論,我作為一個有四十五年黨齡的共產黨員,亦想就此事談談看法。

          看到王銀川同志這樣的年輕黨員,敢于挑戰北大法學教授、博導賀衛方,精神和勇氣俱嘉,想見只要真理在胸筆在手,基層“小人物”照樣可以向“公知大V”、所謂的“權威專家”叫板“亮劍”,這倒頗有一點古代士大夫、知識分子的“諤諤”風骨,致使有的網民對賀衛方一類的“公知”提出忠告:“別老想著推墻(即推翻共產黨和社會主義之墻),有一群仁人志士守著,堅固著呢”。至于賀衛方者,先前也曾聽說此人是法學界的“右翼大V”,被寧波一姑娘對其義憤填膺地扔過“磚頭”,然而其右翼言論我并未專心搜索過,故不得而知。但卻曾看過臺灣一法學專家的文章,批駁賀衛方專拾洋人牙慧,甚至按西方觀點,還是已被淘汰落伍的陳腐觀念,而且對于中國古往今來的豐富法制文化成果,賀衛方卻視而不見,數典忘祖。這次從王銀川同志批駁賀衛方的文章中,以及賀本人蒼白無力的辯解中,多少窺見賀衛方的某些謬論,故專此說上幾句。

          一評:西方的“反共人士獎”為什么會頒授給賀衛方

          賀先生在回應王銀川同志的答辯時自稱:獲得“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頒發的“第24屆杰出民主人士獎”“是我很大的榮譽”。首先國人要問,這個“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是哪個國家的?屬于什么性質的組織?它的立會宗旨是什么?頒發的“獎”是給哪些人的?王銀川同志也問過賀衛方,但賀先生卻回避問題實質,沒有或根本不敢正面回應。據我所知,“中國民主教育基金會”是個打著“非政府組織(NGO)”招牌,從事著有鮮明政治立場,反共反社會主義性質的境外組織,它所頒發的所謂“杰出民主人士獎”,宗旨是褒獎那些在中國內地鼓吹西方價值觀理念,反對共產黨和社會主義制度的“人權斗士”、“民運分子”、資產階級自由化頭面人物及藏獨分子等,冠以“對促進中國民主法治自由人權有杰出貢獻”之頭銜,給中國社會的異己力量、共產黨和社會主義的反對派以精神上的支撐鼓勵。且看歷屆頒獎的部分名單,上榜的究竟是些什么人物?一屆:魏京生、劉賓雁、王若水;二屆:方勵之(叛逃美國)、王若望、李柱銘(人稱煽動香港占中“四人幫”之一);三屆:劉再復;四屆:王丹、柴玲、吾爾開希(三人均為制造“八九動亂”,后逃離中國大陸的民運分子);五屆:王軍濤;七屆:彭定康;九屆:李志綏;十屆:黎智英(人稱“港奸”;香港“占中”幕后“金主”、香港“四人幫”之一,長期吸毒、集體淫亂、生活腐化);十二屆:達賴;十三屆:王有才;十七屆:劉曉波;十八屆:于浩成;二十三屆:零八憲章簽署人群體;二十四屆:艾未未、賀衛方;二十六屆:王炳章。縱觀八十年代以來,據我所知的一連串名單里,絕大部分都是些圖謀分裂中國、吃里扒外、敵視共產黨、頑固堅持資產主義階級自由化立場、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刑事罪犯、叛逃國外的民運分子、造謠詆毀毛澤東的政治小丑、屢屢挑事生亂的港英政府末代總督、殘余孽黨等等。人以群分、物以類聚,道不同不相為謀,古今中外,概莫如此。西方“基金會”給賀衛方頒發如此一個具有反共反華色彩的獎項,讓其與那些西方豢養和資助的反共反華分子為伍,賀衛方不但不以為恥,反而引以為榮,大有受寵若驚之感,在答辯書中還強調“是我很大榮譽”,一副奴顏媚態,令人惡心。這樣的政治異己分子,居然還戴著“共產黨員”的紅帽子,真可謂又想做婊子,又要立牌坊,人間少見這樣的無恥之尤。

          王銀川同志在文章中還揭露了“維基解密曝光中關于賀衛方是美國“線人”的問題,賀衛方趕緊申辯說,我不是“線人”,是“聯絡人”,是以學者身份與美國使館交流,真是欲蓋彌彰,此地無銀三百兩。其實“線人”也好,“聯絡人”或“學者”也罷,這些“稱謂”、“頭銜”并不是問題關鍵,但至少證實賀衛方自己也承認確有此事,無論賀借用什么名義,與美國使館私自接觸交往是不爭的事實。眾所周知,美國在世界各地的使領館,尤其是在它視為政治對手、意識形態迥異的社會主義國家,以及與西方不同道、不跟從的國家,頻繁地與駐地國反政府勢力,煽動“街頭政治”、“顏色革命”的反對派策劃、密謀、勾聯,甚至利用那些背叛國家的人搞間諜活動,獲取情報信息。而賀衛方又是內心癡迷和追捧西方價值理念,與境外敵對勢力同氣相求,十分抵觸和不滿社會主義制度,同時又兼具“共產黨員”、“北大教授”的光亮身份,頗能迷惑人、有影響力,真是踏破鐵鞋無覓處,二者一拍即合,內外勾結,可以大做文章。至于用何名義來往,只不過是遮人耳目的一個幌子罷了。因此,人們完全有理由推斷,作為“維基解密”曝光的一位“線人”或“聯絡人”,賀衛方究竟與美國使館在合謀什么見不得人的勾當?按賀先生之說,叫做“天機不可泄露”,究竟是何“天機”?如果人們猜測賀衛方在從事和發揮著“第五縱隊”或“特洛伊木馬”的功能作用,正在做損害國家利益的“帶路黨”之事,也是符合常人的邏輯思維的。與此相關聯,王銀川同志在文章最后還明確提到,賀衛方先生得到美國福特基金會的贊助,對這樣關鍵而要害的問題,賀先生的答辯根本沒有提及,俗話說,“天上不會掉餡餅”,“吃人家的嘴短,拿人家的手短”,請賀衛方先生正面回答,究竟有無拿美國財團的錢?有無為美國資本、金融寡頭做事效命?請勿失聲或“王顧左右而言他”。

          二評:賀衛方的念想豈非要顛覆社會主義道路將中國引向邪路嗎

          每個黨員都知道,凡是申請、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的人,都要承認黨綱所確立的政治理念、信仰、宗旨等,宣誓為共產主義奮斗終身。社會主義是共產主義的初級階段,其社會本質是完全一致的。且看頂著“北大博導”、“黨員光環”的賀衛方對社會主義秉持的是什么樣的理念?據王銀川同志披露的信息,2004年7月,賀衛方受《南方都市報》等邀請,在廣東省立中山圖書館作《憲政的趨勢:世界與中國》的講座時說:“社會主義體制在過去一個世紀的實驗……給人民帶來了巨大的災難”,在2006年“西山會議”時又說,國家道路“到底往哪方面走?我們都有目標,這個目標就是實際上現在說不得,將來一定要走這個道路,比如說多黨制度,比如說臺灣現在的模式”,“民法上的基礎就是私有制,尤其是農村的土地問題,下一步一定要推動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體所有制這種不倫不類的方式”。黨的十八大以后,在2013年5月31日,賀衛方接受聯合早報采訪時,被問到“目前中國最需要解決的思想領域的問題是什么?”賀答道:“重新認識社會主義,重新認識馬克思主義。如果發現社會主義、馬克思主義是錯誤的,那么我們要放棄錯誤。”上述幾段摘錄,在賀衛方的答辯中,絲毫沒有提及,大概白紙黑字,無法抵賴,故一帶而過。然而從中人們卻可以看出,在跨越十年的長時段中,賀衛方先生否定社會主義道路,主張私有化,實行西方資本主義多黨政治的思想脈絡是清晰而堅定、一以貫之的。一是賀先生明確詆毀中國的社會主義制度和道路,給人民帶來的是“巨大的災難”,他和他的同類人,追求的“目標”是“多黨制度”、“臺灣模式”,且信誓旦旦地說“將來一定要走這個道路”。此言此行,不但嚴重違背中國共產黨的綱領和章程,背叛黨的理想信念,而且突破了連公民都要遵守的中國憲法底線。一個連最起碼的憲法意識都沒有的人,居然還假以“北大法學教授”、“博導”的頭銜,在三尺講臺上誤導學子,禍害青年,招搖過市,忽悠民眾,真可謂天下奇事。中共成立至今已95周年,無數黨人、先烈為社會主義、共產主義理想信仰拋頭顱、灑熱血;在探索社會主義道路的艱難過程中,我們取得了巨大成就,但也經歷了種種曲折,付出了沉重代價,然而社會主義的旗幟始終不倒、國體未變。賀衛方要借社會主義實踐中的失誤、挫折說事,從根本上顛覆中國道路,改旗易幟,豈不是與黨的十八大精神和習近平反復強調的“三個自信”唱反調嗎?在賀衛方身上究竟還有多少共產黨員的氣味?其二,賀衛方強調民法意義上的經濟“基礎就是私有制,尤其是農村的土地問題”,賀衛方及同黨們的目標也很明確:“下一步一定要推動私有化,土地真正的私有,而不是集體所有制這種不倫不類的方式”。換言之,賀衛方要在中國最廣大的農村實行私有制,乃至最后全國城鄉都轉變為姓“私”不姓“公”,那就必然要釜底抽薪,掏空整個社會的公有經濟基礎,其結果將如同前蘇聯一樣,忽喇喇一瞬間,社會主義大廈轟然坍塌,國家分崩離析,經濟倒退二十年,民生凋敝困苦,難道中國還要重蹈前蘇聯覆轍?“中國憲法”第六條規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的社會主義經濟制度的基礎是生產資料的社會主義公有制,即全民所有制和勞動群眾集體所有制。社會主義公有制消滅,人剝削人的制度,實行各盡其能、按勞分配的原則。國家在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堅持公有制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基本經濟制度,堅持按勞分配為主體、多種分配方式並存的分配制度”。社會主義的最終目的是消滅剝削,消除兩極分化,實現共同富裕。根據中國國情,上世紀五十年代,國家通過沒收官僚資本和改造民族資本主義經濟,建立了全民所有制;通過群眾性的實踐創造,改造個體農業、個體手工業,建立了集體所有制,這兩種所有制,都屬于公有制性質的具體表現形式,體現了符合國情、中國社會主義的特色。賀衛方污蔑集體所有制不倫不類,恰恰暴露了這位“北大教授”對歷史的無知和政治上的淺薄,其滿腦子的“私有化”思維,一心追逐西方和“臺灣模式”,目的就是要扭轉社會主義市場經濟的發展方向,將中國納入到西方資本主義的體系中去,致使改革開放、經濟建設走向顛覆性的邪路去。2016年3月4日,習近平在參加全國政協十二屆四次會議的委員聯組會議時,再次強調了中國實行公有制為主體、多種所有制經濟共同發展的社會主義基本經濟制度,看來作為“法學教授”的賀衛方,很有必要再補課重學“中國憲法”的ABC,自稱還是“中共黨員”的“政治盲人”,應該好好對照一下黨的十八大精神和習近平的有關論述,深刻反思、檢討一下自己是在哪里失足的?為何失足?對其是大有裨益的。(未完待續)

        打印文章

        網友評論

        共有條評論(查看

        最新文章

        熱點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