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当前位置 : 首页 > 文章中心 > 网友杂谈

        造谣贬损毛主席的北大“功狗”蒋梦麟

        作者:古明浩 发布时间:2019-03-20 19:17:02 来源:民族复兴网 字体:   |    |  

          曾在延安窑洞中对毛主席谦称“我们不过是陈胜、吴广,你们才是项羽、刘邦”的傅斯年于1950年底在台湾因脑溢血猝逝,吴稚晖眼中“无大臣之风”的蒋梦麟著文《忆孟真》,提及傅去世前几天在北大建校五十二週年纪念的演讲:

          “有几句话说他自己。他有梦麟先生学问不如蔡孑民先生,办事却比蔡先生高明。他自己的学?#26102;?#19981;上胡?#25163;?#20808;生,但他办事却比胡先生高明。最后笑著批评蔡胡两位先生说:‘这两位先生的办事,真不敢恭维。’他走下讲台以后,我笑著对他说:‘孟真你这话对极了。所以他们两位是北大的功臣,我们两个人不过是北大的功狗。’”

         

          1961年此功狗为纪念五四与文艺节写了一篇〈谈中国新文艺运动?#25285;?#20854;中第七?#20301;?#24518;李大钊与毛泽东,有文字如下:

         

          “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书记,是在我代理校长的时期。有一天,李守常跑到校长室来说,毛泽东没有饭吃,怎么办?我说,为什么不让他仍旧办合作社?他说不?#26657;?#37117;破了产。我?#30340;?#20040;图书馆有没有事?给他一个职位好啦。他说图书馆倒可以给他一个书记的职位。于是我就拿起笔来写了一张条子:

         

          ‘派毛泽东为图书馆书记,月薪十七元。’这个数目,现在有几种不同的说法;根据我的记忆,明明是十七元,罗志希却说是十八元,据他后来告诉我,李守常介绍毛泽东,是他建议的。这些我当时并不知情,只知道是校长室秘书主任兼图书馆主任?#26149;?#25105;说的。后来我在昆明,毛泽东有一个很简单的?#28304;友影布?#26469;,里面说是十九元。或许毛泽东所写的十九元是以后增薪时加上去的。罗志希所记的十八元,可能是因为我国的薪给,习惯上都是双数,不会是十七元的单数。总而言之,这些都是没有什么关系的事。

         

          有一次,英国一位议员来华,他听到了这个我不甚?#25954;?#35762;的故事,就说:‘那时候你给他十七元、十八元或十九元,总之只是十几元,如果你那时候多给他一点钱,也许毛泽东就不会变成共产党了。’我?#30340;?#20063;难说,好多有钱的人也变成?#26031;?#20135;党了。就是毛泽东不变,旁的人?#19981;?#21464;的,不在乎姓毛的姓王的。社会上发生某种问题,总?#24515;?#20123;人会出来的。”

         

          言下之意,我蒋某人是毛泽东落?#21069;?#39295;时援之以手的恩人,渠且叨念旧情?#21451;影布?#26469;?#28304;?#32473;我。这段当事者“不甚?#25954;?#35762;” 的义助“毛贼”(蒋介石语)事蹟流传甚广,2005年12月27日《浙江在线》甚且以〈历史不会忘记——蒋梦麟与毛泽东〉为题大做文章,然而它的真实性如?#25991;?且看复旦大学历史?#21040;?#25480;董国强以〈蒋梦麟晚年的一个记忆错误〉为题直指“蒋梦麟说‘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书记,是在我代理校长的时期’是不确切的”,他分析道:

         

          “‘五四’前后毛泽东曾有过两次旅京经历。第一次是1918年8月到京,?#25991;?月离开。其主要目的是协助新民学会同仁办理赴法勤工俭学事宜。第二次是1919年12月到京,?#25991;?月份离开。这次毛泽东的身份是湖南公民请愿团代表,其主要活动是从事‘驱张运动’的宣传。经过杨怀中先生引荐到北大图书馆当助理员的事,发生在第一次去北京期间。而蒋梦麟代理北大校长则是1919年9月以后的事。”

         

          参照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编印的《毛泽东年谱》,毛主席第一次到京的时间是1918年8月19日,离京日期为1919年3月12日,而这段期间蒋梦麟其人与北京大学并无任何关连,他既不是校长或代理校长也不是教授或任何职工,斯时的蒋梦麟在上海工作,此从维基百科对其生平介绍可征:

         

          “1917年6月离美返国。回国后到上海进商务印书馆?#21271;?#36753;,同时兼任江苏省教育会理事。一年之后从商务印书馆辞职,与朋友开始发?#23567;?#26032;教育》月刊,任主编。其间帮助校阅孙中山所著《实业计划》原稿。1919年五?#33041;?#21160;后,蔡元培辞去北京大学校长,退隐杭州,并同意由蒋梦麟前往北京大学代理校务。蒋梦麟于是在7月与学生会代表张国焘赴北京就任。蔡元培于9月重返北大復职校长。蒋梦麟担任教育学教授。”

         

          台湾东海大学历史系蔡三福2018年所撰《蒋梦麟先生年谱初编》亦同此:

         

          “1917年秋,蒋氏返回中国,最先致力于职?#21040;?#32946;活动,初任职编辑于上海商务印书馆。”

         

          “1918年,蒋?#31995;?#20219;若干引领教育改革之刊物主编,亦参与创办《新教育》月刊。”

         

          “1919年5月,爆发‘五?#33041;?#21160;’学潮。是年7月,蒋梦麟受恩师蔡元培(1868-1940)之託,代表蔡元培个人至北京大学执行校务。 是年9月,蔡元培復职北大校长,蒋氏进而被转聘任为该校教育学?#21040;?#25480;兼总务长。”

         

          上揭蒋氏往史动向有其次子蒋仁渊所书〈蒋梦麟后嗣缅怀蒋梦麟〉可佐:

         

          “1917-1919年父亲在上海定居,复常与孙中山见面,几乎每晚往马利?#19979;?#23385;公馆?#27492;?#20013;山及其夫人。此时孙中山方着手草拟英文实业计划,要大家帮忙他写,父亲便邀余日章共同校证手稿的工作。”

         

          由前揭百科或年谱可知蒋梦麟代理北大校长的时间是1919年7月,而非董教授所称“9月以后的事”,详细历史内情,《民国范儿》、《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细说民国大文人》的作者民国文林有专文叙述,依其说:

         

          “7月20日,蒋梦麟如约在汤尔和及北大学生代表等陪同下,离开杭州,次日?#25191;?#21271;京。?#28304;耍?#33931;梦麟开始了他的‘空?#24403;?rsquo;岁月。”

         

          则知蒋代理校长事应在1919年7月21日之后,而毛主席早于3月12日离开北京转道上海回湖?#24076;?#24182;于7月14日创办著名的《湘江评论》,其再次进京时间是同年12月18日,而蒋梦麟早?#24310;?月卸下代理校长一职。可见“毛泽东到北大图书馆当书记,是在我代理校长的时期”之说纯属无稽之谈。

         

          此事真相其实明載於萧超然等著北京大学出版的《北京大学校史》中:

         

          “毛泽东经杨昌?#23186;?#32461;,认识了李大钊。同时,他和蔡和森又给蔡元培校长写了封信,蔡元培建议毛泽东就在图书馆工作,并写了张条子给李大?#20154;担?#27611;泽东君实行勤工俭学计划,想在校内做事,请安插他在图书馆。于是在李大钊的积极安排下,毛泽东做了北大图书馆的助理员。”

         

          与毛主席一同入京的老同学萧子升的回忆也证?#36947;?#20110;助人的是蔡元培校长:

         

          “他一贯的仁慈宽厚,我们写信请示他可否给同学安插一个打扫教室的工作。蔡校长知道了这件事,有个更好的主意,蔡先生致时任北大图书馆馆长李大钊先生的书函可为明证:‘守常先生大鉴:毛泽东欲在本校谋?#35805;?#24037;半读工作,请设法在图书馆安置一个书记的职位,负责整理图书和清扫房间,月薪八元。蔡元培即日。’李大?#20154;?#20174;的给了毛清扫房间、整理图书的工作,一个极简易的差事。”

         

          董国强教授于前文文末论道:

         

          “人的年纪大了(蒋梦麟写作此文时年75岁),回忆久远的事情难免出现一些时间和顺序的倒错。这原本无可厚非。但是由于蒋梦麟的特殊身份,其著作在海外和大陆有着很大的发行量,这些错误如果不指出来,难免以讹传讹,谬种流传。没?#26082;?#24178;年以后,一些不熟悉那段历史的年青读者看了这段文字,还以为是一大新发现呢!”

         

          不过吾人对照史实细味蒋文,发觉胆气超常者的回忆似非年纪大了难免于时间和顺序?#20852;?#20498;错的问题,因若不是别有图謀不会编造得如此粗糙离奇:

         

          试问在陕北正以全副心力倾注中国革命前途的毛主席还有余闲把“一个很简单的?#28304;友影布?#26469;”?而《毛泽东?#28304;?#26126;明?#23383;?#40657;字:“我做图书馆佐理员,薪俸是每月八块大洋”,读者蒋梦麟看到的月俸却变成“里面说是十九元”,则他亲写的任命条:“派毛泽东为图书馆书记,月薪十七元”,又岂对得上马嘴?另据?#27573;饜新?#35760;》主席对?#21476;?#30340;谈话,罗志希(即罗家伦)既赫然在“不理我” 、“没有时间听一个图书馆助理员?#30340;?#26041;话”的名单中,“他后来告诉我,李守常介绍毛泽东,是他建议的”合于常情乎?五四爆发前的罗家伦仍是无借借名的毛头学生,他有何资格向图书馆主任作人事建议?罗又是怎么认识熟悉刚来北京二个月还未踏进北大校园的毛主席?再者,主席为协办新民学会同仁赴法勤工俭学事暂居北京,至北大图书馆工作属临时打工性质,怎可能去经理事关北大同仁权益的合作社?

         

          我们看蒋笔下的毛主席,左一句把合作社给办破产了,右一段“多给他一点钱,也许毛泽东就不会变成共产党了”,如此行文,胸怀大志的救国救民者岂不成了败事有余的市侩之徒?其造谣贬损民族伟人的卑?#19978;?#24694;不就暗藏于字里行间吗?孙中山当年曾点赞蒋梦麟:“?#26434;?#38761;命议论,风发泉涌?#19990;?#22914;刀,?#20013;?#20256;家之大手?#23460;玻?#25991;字革命时期不能少此人。”最后追随蒋公称孤东南小岛者以瞒天过海的文艺手法反毛反共,确属宣传家之大手笔,只是当真相穿帮,北大“功狗”其实不过是残余的蒋记国民党豢养的一条走狗而已。

        打印文章

        网友评论

        共有条评论(查看

        最新文章

        热点文章

        王者荣耀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1. <big id="ha2xu"></big>

              <td id="ha2xu"><strong id="ha2xu"></strong></td>

                大乐透走势图1800期 山东时时彩销售 63期赛马会提供四肖中特 江苏十一选五走势图一定牛 香港九龙码报传真 福建31选7中5个20元 有关棒球的游戏 立博足球指数捷报网 棋牌游戏行业报告 2019海南环岛赛赛程 秒速飞艇是哪里开奖的 网络足球波音足球指数 超极大乐透重号走势图 江苏7位数18022期号码 广西快乐十分投注绝招